韩阳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说完,萧辰又躺在床上,拿出一株玄境上品的治疗灵草啃了起来,希望早点恢复伤势。

    韩阳见到萧辰这库存量,不禁露出羡慕的眼神,但还是劝说道:“萧大哥,我说你快出去躲躲吧!不然他大哥来了,就麻烦了。”

    萧辰摆了摆手,随后说道:“我那位女同伴醒了吗?”

    韩阳愣了一下,但还是赶紧解释道:“我昨天去问了一下,说是大概今天就能醒。真奇怪,萧大哥你的伤势明明重上几倍,却比她先醒……”

    “那就没事了,等着吧!”萧辰点了点头说道。

    “等什么?”

    听到这话,韩阳一脸困惑。

    他刚想开口问,却发现萧辰已经啃完了灵草,又继续睡去了。

    韩阳只能是苦笑一下,思索着去请教谕来帮忙拦一下那曹元的兄长。

    他之前也不是没有找过教谕,但无奈曹家也算是极为有势力,学宫之中的教谕,都不愿意管这种事。

    他还有好几次去请教谕来帮忙主持公道,最后竟是自己被教谕粗暴的赶了出来。

    倘若不是为了学宫中的优厚*条件,他恐怕早就跑路了。

    而且,其他学宫也不吸收对方的内院弟子,这也算是约定成俗的规矩。

    但如今为了萧辰,他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再去找一次教谕。

    半天之后,吃了几次瘪的韩阳,又灰溜溜的回到了房间。

    看见萧辰还在呼呼大睡,韩阳不禁皱了皱眉头,暗暗感叹萧辰的心大。

    “也罢,到时候大不了我拼死护在萧大哥面前,反正曹家再强,也不敢在学宫里闹出人命。”

    韩阳看了一眼天色,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索性*起拳法,借此来安定惴惴不安的内心。

    哐当!

    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房门被猛地一脚踹开,韩阳浑身一悸,僵立原地,脸色苍白的看向门口。

    果然,他一眼就看到了曹元肥胖的身形此刻正躲在一健硕青年的后面。

    正是曹元的哥哥,内院第七的曹忠。

    “哪个杂碎,敢动我曹家的人,不想混了?!”

    一进门,曹忠便大声喊道。

    果然正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那姿态,与曹元相差不大。

    “大哥,就是躺在床上那人。”

    躲在后面的曹元,立刻伸出手指向了正在睡觉的萧辰,咬牙切齿的说。

    闻言,曹忠的眼神瞥了过去,随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道:“怕什么,不就是个病死鬼,真是他伤你的?”

    知道自己有些丢脸的曹元,神情尴尬的站了出来,点了点头极为慎重的说道:“大哥,你别看他病怏怏的,出拳可有力了,应该是在假装。”

    “管他是不是装的,敢打曹家的脸面,先打他一顿再说。”曹忠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随后便准备走上前去。

    看着眼前的一幕,韩阳一脸的急切,最后一咬牙连忙跑到了床前,伸出手拦住了众人道:“住手,你们不能欺负一个伤者。”

    “滚开!”

    曹忠一脸的不耐烦,伸出手,便准备一巴掌拍向韩阳的脸。

    忽然,一道凌厉的寒光,在众人的面前划过,随后便见到一杆长枪停在曹忠的脖子处。

    而手持长枪的,正是躺在床上,没有多余力气的萧辰。

    曹忠一惊,吓得连忙往后退了一步,随后恼羞成怒的吼道:“敢用灵器对着我,你今天死定了!”

    说话间,那曹忠便快步走上萧辰,掌心之处,大量灵气汇聚,准备一掌拍死这个不知来路的少年。

    韩阳想到萧辰对他的恩惠连忙跑到面前,伸出手拦住,却被曹忠随意的一掌击飞了出去。

    毕竟,他才炼气境一阶,而曹忠已经是炼气境九阶,他连半下都拦截不住。

    眼见满脸杀意的曹忠越来越靠近萧辰,韩阳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惧,连忙想要大声喊人。

    “银月霸王枪!”

    萧辰的冷喝声传来,随后在他的面前,便形成了一道长枪状的强悍力道,带出来的骇人枪锋,横扫向曹忠的头颅。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恐怖气息,曹冲整个人心神一震,下意识的后退数步,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这一击。

    “你竟然还敢动手?!”曹忠眉毛倒竖,恶狠狠的瞪着萧辰,怒声说道。

    被一个重伤的人反抗,还差点被击中,当众丢了面子,让他现在很是恼怒。

    萧辰只是缓缓下了床了,然后横枪护在胸前。

    相比上午,吃了一些治疗灵草的他,灵气恢复得更多了。

    但可惜,还是没有恢复到一半。

    否则,对付一个炼气境九阶,根本不需要他如此重视。

    “萧大哥,你不要勉强。”韩阳瞪着眼睛,口里大喊道。

    曹忠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萧辰,观察了一番对方的境界。

    由于萧辰伤重,他只能感应到萧辰体内的灵气很少,最多只有炼气境六阶的储备,而不知道其真正的境界。

    不过,只要是体内灵气不多,就算境界再强,也发挥不出多少实力。

    更何况,他就不信了,这个年纪比他小得多的人,境界还能超过炼气境九阶不成!

    想到这里,曹忠立刻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抽出长剑,对准了萧辰。

    也不怪他如此重视,直接祭出了自己最强的武器。

    刚才萧辰那一枪,虽然他没有被打中,但是内心却不知道为何,总是感觉到莫名的心悸。

    见到这样的情形,周围围观的几个人,顿时露出了错愕的神情。

    甚至怀疑自己有些看错了。

    内院第七的曹忠,对付一个比自己年纪小得多,而且还是重伤的人,竟然还拿出了灵器!

    “让你先来。”萧辰淡淡的说道。

    “呵呵,我看你是没力气动了吧!”曹忠冷哼一声,脸上挂着一丝狰狞的笑容。

    但在说出这番话的同时,他脚步猛然朝前方踏出,直接一剑直直刺过来。

    剑身如闪电般点向萧辰的眉心。

    这一招,直接刺向萧辰的要害,可见其必杀萧辰的想法。

    萧辰却是不紧不慢的往旁边撤了一步,轻描淡写的躲过了这一剑。

    随后,他又挥动长枪,上挑扫向其手臂之处。

    曹忠身形急退,手臂之处,却还是被长枪刺出了一道血痕,鲜血滚滚流下。

    曹忠的眼睛立刻瞪得极大,充满了震惊神情。

    这点伤势虽然不重,但是他知道,假使不是萧辰伤重,挥枪速度慢了一些,只怕早就被带起的锋芒斩断半条胳膊了。

    “竟然能躲开,还不错。”萧辰收回长枪,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他这样一说,曹忠更是气得眼皮猛跳。

    没想到他竟然还被轻视了。

    “雷霆一剑!”

    曹忠气得直接挥舞长枪,施展出玄阶中品的剑法,夹杂着丝丝雷电气息的一剑,狠狠刺向萧辰。

    “银月霸王枪!”

    萧辰身上的伤势太重,也不敢太托大,施展出了地阶枪法。

    当!

    枪剑相撞,迸溅出激烈的火花,两边强悍的灵气碰撞,让在场众人,都是一脸的震惊。

    谁都没有料到,一个重伤到起身都困难的人,竟然能够与他们内院第七打得旗鼓相当。

    要知道,他们可不是什么低等学宫,而是真正的五大学宫!

    两人对拼了一阵,一人被率先震开,正是萧辰。

    他刚好退到了墙边,背后靠墙,浑身不断冒着虚汗。

    他毕竟才刚刚恢复一部分伤势,体内灵气不足,在僵持中率先败下阵来。

    而另一边,曹忠虽然表面上略占一些上风,但实际上情况却也不怎么乐观。

    他双臂震颤不已,几乎连剑都拿不稳。

    感受到周围惊奇的目光,曹忠脸上有些挂不住,再次握住长剑,直接刺向萧辰。

    这一刺,速度更快,威力更猛!

    两仪剑法,玄阶上品,是他的看家武技。

    萧辰目光微微一蹙,勉强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挥动长枪,再次施展出地境枪法,迎了上去。

    这一次,他直接控制源符释放出火灵之气,缠绕在枪尖之上,刺向对方面门。

    就在两件灵器相撞的一瞬间,火灵之气直接烧断了对方的剑身,使其拦腰折断。

    几乎在同一瞬间,火灵之气失去了阻挡,猛然前窜,刺向曹忠面部。

    火灵之气极为强悍,这一枪若是被刺中,曹忠轻则面目全非,重则直接身亡。

    曹忠已经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枪尖越来越近。

    “小友,点到为止就好,不要赶尽杀绝。”

    忽然,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道黑影落在萧辰与曹忠中间,直接伸出一只手去抓枪尖。

    其灵气也在一瞬间扩散开来,竟然是化灵境。

    这中年男子在抓住枪尖之后,强大的力道,直接让伤重的萧辰手中长枪脱离。

    其轻描淡写的化解萧辰攻击之后,刚准备开口说话,却猛地感觉手掌上一阵剧痛,脸色瞬间僵住。

    低头定睛一看,手掌竟然焚烧了起来!

    正是火灵之气在熊熊燃烧。

    中年男子吓得连忙运转灵气,废了老大的劲,方才除掉这如同附骨之疽的火焰。

    再次抬头看向萧辰,已经没有刚才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反而还有些忌惮。

    竟然能够伤到他化灵境,这年轻人实在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