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长安的天赋虽然不错,可相较而言,与洪家和周家的*人还是有些差距的。

    而且这一带丁家子嗣不旺,仅有丁长安和丁嫣然二人而已。

    幸好眼下还有丁远一人支撑,所以丁家还能稳得住。

    反观周洪两家,可谓是人才辈出。

    家族之中不少子弟早已崭露头角。

    即便是在崇元学宫之中,也有了相当的名气。

    若三家各自为政那还好说,一旦洪家与周家联手,丁家的未来堪忧。

    作为父亲,丁远必须未雨绸缪,想办法为自家儿子增加一些底蕴。

    在萧辰的身上,丁远才算是真正看到了一丝希望。

    之前他极力留下萧辰,无非还是想要撮合他和侄女儿丁嫣然。

    “丁伯父,那块地可是我们三家共同拥有的,东西自然也是我们三家分!哪能你们独占?你们这样做未免太霸道了吧?周家想来也不会同意的,对吧?”

    见丁远有些强硬,洪山一脸阴险的说道,同时将周家也扯了进来。

    相较而言,有些沉默寡言的周齐立即点了点头,显然也是同样的意思。

    丁远不擅长与人斗嘴,而且眼前又是两个小辈,他更加不愿意多说,只是冷哼一声算是回应。

    这也直接表明了他的态度,显然不认可这种说法。

    “满口胡言!三家只规定了灵池,里面的宝物是无主之物,谁先拿到就是谁的。俗话说得好,但凡天材地宝,向来都是有德者居之。看来你们二位也没什么德行,自然与之失之交臂。”

    丁嫣然从后厅走了出来,毫不气的说道。

    面对丁嫣然的冷嘲热讽,原本就脾气暴躁的洪山直接跳了脚。

    “嘿,你是看上了这小子不成,急着跳出来找骂?!”

    他狠狠的挥了挥拳头:“要我说,这样的宝贝谁拳头大就是谁的!”

    听到这话,丁远和丁嫣然都露出一抹厌恶的表情。

    “谁拳头大,就听谁的是吧?”丁嫣然气得小脸煞白,随即怒而出手。

    嘭嘭嘭!

    丁嫣然气急之下动手,险招迭出,几乎放弃了防守。

    洪山正面硬接了几拳,如此强悍的攻击之下,隐隐之间竟然有些敌不过。

    萧辰与丁远看着这一幕,都露出一抹惊异之色。

    丁嫣然显然是大量吸收了万年灵髓的力量,如今实力上涨,已然步入了凝丹境九阶。

    这万年灵髓长埋地底,本身又是地脉灵气凝聚而成,属性为阴,最为适合女性吸收。

    丁嫣然施展出来的力量极为精纯,灵力的释放也毫无阻碍,隐约还夹杂着一丝地脉之力,自然是略占上风。

    洪山眼见着自己可能落败,心中慌乱之下,忽然朝着周齐递了一个眼神。

    周齐立刻会意,从座位上飞身而起,直接施展出玄境中品的武技,与洪山一起,力量叠加,将丁嫣然震退开去。

    体内气血涌动之间,丁嫣然的脸色一阵泛白。

    “大胆!”

    丁远气得直接站起身来,怒吼一声就准备动手。

    洪山和周齐带过来的四位家族长老早有防备,一个闪身挡在丁远跟前,面无表情的将其堵住。

    “丁家主,晚辈之间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开口的是洪家的三长老。

    严格说来,此人的修为与丁远不相伯仲。

    不过如果单挑,年轻一点的丁远必然要占些上风。

    但这一次他们来了四个人长老,而且是两家实力最强的,丁远多少还是有些忌惮。

    否则,只是一家人的话,恐怕他早就已经动手了。

    丁家也不是没有底蕴的。

    虽然直到此刻丁家的长老和供奉尚未出面,但已然在暗处等待了。

    不过眼下三足鼎立,大家都是势均力敌。

    一旦丁远这边动手,必然逼迫两家联手,到时候丁家必然吃亏。

    “这就是你说的凭实力解决,结果却是以多欺少的下三滥!”丁嫣然胸口剧烈起伏,怒火中烧的吼道。

    “当时是我们一起在山洞中,现在我们两个一同出手,也是理所当然。”向来话少的周齐突然说道,目光之中尽是狡诈之色。

    “那我出手,也是理所当然吧?”萧辰一直冷眼旁观,突然缓缓走出,语气极为淡然。

    看到萧辰,洪山整个人一愣。

    “当然!不过,你还是要和我们两个打。毕竟,当时在山洞时也是这样。”洪山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刚才一个丁嫣然就已经让他落入下风,现在再加上一个底气十足的萧辰,他心中不免有些打鼓。

    “可以。”

    萧辰咧嘴一笑。

    “萧贤侄,不要答应这么无理的要求。”丁远连忙劝道。

    虽然他看萧辰的天赋确实惊人,但他面对的两个人,也同样是凝丹境九阶。

    而且还是两大家族重点培养的人才,武技与身法等等配置都是极好的。

    萧辰就算再强,在两个同阶围攻之下,也很难讨到好处。

    “萧公子,别受他激将法了。”丁嫣然一脸担忧的提醒道。

    刚才她就受了一些内伤,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不过就算勉强跟萧辰并肩作战,也帮不了什么忙。

    萧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嫣然小姐暂且休息一下,这两位只知道以多胜少的家伙,萧某还不放在眼里!”

    站在对面的洪山和周齐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惊喜之意。

    若是让他们单独上,还真有些害怕萧辰。

    之前萧辰展现出来的身法就是他们拍马不及的。

    拥有如此身法的人,根本就让人吃不准他的*又如何。

    总之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

    但以二敌一,他们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同阶的萧辰。

    “好,有种!你输了就把宝物让出来,要是我们输了,这事就算了!”洪山当即装模作样的竖起一根大拇指,顺便说出了条件。

    他就是要激得萧辰怒而出手,事情才会好办。

    原本城府较深的周齐此刻也是一脸的激动。

    丁远见状,叹了一口气,刚欲开口劝说,但为时已晚,萧辰都已经答应了下来。

    丁远不禁摇了摇头,萧辰天赋虽强,但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不够冷静。

    他就算再强,又怎么能赢过两个同阶。

    “少说废话,一起上吧!”萧辰看了二人一眼,说道。

    洪山和周齐对视了一眼,也不废话随即各自施展出最得意的招数,一同冲了上来。

    “犁庭扫穴!”

    面对来势汹汹的两人,萧辰轻松的举起右掌,赫然正是八荒六合掌的第一式。

    经过这些天的反复锤炼,这一招他早已彻底融会贯通,几乎没有任何瑕疵。

    轰!

    掌风呼啸,一股悍然的劲力喷薄而出,狠狠的拍向了冲在前面,渴望建功的周齐。

    感受到其中恐怖的劲力,周齐脸色骤变,连忙停身,提起双手护在胸前。

    下一刻,力量的洪流汹涌而至,直接撞得他身形急退,双脚在地面上留下一道不浅的沟壑。

    另一边的洪山继续冲来,手中的拳头已然砸向了萧辰面门。

    他心中一喜。

    这个距离,萧辰的右手势必没有时间收回来了。

    随后,在他惊恐的眼神中,萧辰抬起空闲的左手,并出两指。

    大量灵气顷刻之间汇聚而来,夹杂着雷霆之势,如电光般刺向洪山的胸口。

    九劫惊雷指第二式,风掣雷行!

    这是萧辰最近领悟的一招。

    整本地境指法九劫惊雷指,一共有九式。

    雷光初显,风掣雷行,雷云蔽日,平地惊雷,驱雷掣电,雷惊电绕,雷霆万钧,天打雷击,雷破苍穹。

    越是后面威力越是惊人。

    最后一式雷破九天一旦使出来,可以引动九天雷劫。

    不过,从第七招雷霆万钧开始,连创造者都施展不出,只是一种理论。

    萧辰眼下也不指望能够领悟。

    就算有足够的力量强行施展,以他自身肉体的力量也无法扛住。

    根本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嘭!

    洪山这全力一拳对上萧辰的指法,其灵力旋即被搅得粉碎,整个人也如同破麻袋一般倒飞了出去。

    幸亏那位三长老反应及时,在落地之前将其接住,总算没有受到进一步的伤害。

    可即便如此洪山也是气血翻腾,经脉紊乱。

    没有个三五日的调养,休想恢复过来。

    他目光一沉赶紧取出一粒红色药丸给其喂下,洪山的气息才稍微稳固一点。

    旁边的众人都已然看得愣住了。

    望向萧辰的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

    洪山和周齐两个人都是家族嫡子,有着极高的天赋,而且倾注了大量的资源,习炼的武技自然也不用说。

    二人绝对算得上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

    但他们两个联手之下,而且是实力尽出,竟然都能被萧辰一招击飞。

    一开始,洪、周两家长老还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此刻他们眼神之中无不流露出一丝错愕,眉头都深深的皱成一团。

    难怪丁远愿意保这小子,甚至把浸泡灵池的机会都给了他!

    这天赋,恐怕在整个崇元帝国,都是绝对顶流的存在,堪称妖孽。

    之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萧辰又是毫无花哨的一拳,直接将周齐打趴在了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