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岚不仅是赫赫有名的天才少女,还是著名的美人,无数世家公子追慕的对象。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闻讯聚集过来,很快就将此地围得水泄不通。

    洪岚看着萧辰,嘴角露出一丝得意。

    学宫都被她说出来,萧辰要是不接战,那就是让整个正阳学宫蒙羞。

    五大学宫的弟子,都对自己学宫有着莫名的荣誉感和责任感,没有谁会到这份儿上还不接战。

    她不信一个大男人会这么没脸没皮。

    刚才虽然是偷袭,不过她确实未尽全力。

    她能看出,萧辰眼下并未突破到炼气境,所以她刚才吃了亏,有些不太死心的想要找回场子。

    不过让洪岚意外的是,萧辰对此置若罔闻,继续转身离开。

    对于其他院生看重的学宫荣誉,萧辰却是嗤之以鼻。

    他认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是实在的。

    而且,萧辰之所以进入学宫,并非想要求学,而是怀着别的目的。

    自然就不像普通学子那样有着什么归属感。

    荣誉啊责任之类的,更是没有考虑过。

    洪岚见状,急忙拦在萧辰面前。

    丁嫣然眉头一挑,扬了扬粉拳,装出恶狠狠的样子威胁道:“你想强行动手不成!这里可是丁家的地盘,你要我喊人不成?”

    洪岚眼珠一转,忽然说道:“你跟我比试一场,要是赢了,我就给你两株玄境上品的灵物。”

    闻言,萧辰这才停下脚步,抬起头道:“玄境上品?没兴趣。”

    洪岚微微愣了一下。

    是因为自己的赌注太低了?

    “少了地境,免谈!”萧辰干脆的说道。

    洪岚开出的价码,显然也是因为看出他如今突破在即。

    只可惜萧辰与众不同,玄境上品草药偏偏于他没有太大的作用。

    非得地境才行!

    “好!地境就地境。”洪岚咬了咬牙,飞快的说道,“我这里恰好有半株七色玄参。不过你要是输了,就给我去洪家,给我弟弟当面赔礼道歉。”

    “另外,给我一斤万年灵髓。不要否认,我已经去勘察过了。一斤对你来说肯定不多。”

    “动手吧!”萧辰没有任何的废话,走到街上一处比较宽敞的地方,抬手说道。

    听说是七色玄参,玲珑直接就让萧辰务必弄到手。

    哪怕只有半株,配合他之前得到的那株地火玄参,刚好可以炼制六味玄参丸。

    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丹药,对他的*有极大的好处。

    其他四种玄参只是玄境中品的灵草,稍微在市面上搜寻一下就能买到,倒不用太担心。

    洪岚一怔。

    合着自己废那么大劲,还不如灵草好使?

    “萧大哥,你别冲动!这疯女人,半年之前就已经突破到炼气境了。”丁嫣然在一旁焦急的提醒道。

    丁家在崇元学宫也是有眼线的。

    事实上,三大家族一直都在暗中监视对方,以免实力被超出太多,地盘被对方吞并。

    向洪岚这样的天骄,自然是重点关注的对象。

    萧辰摇摇头,脸色淡然的说道:“没事,*了这么长的时间,正好活动一下筋骨。”

    丁嫣然还是有些不死心,皱着眉头继续劝说道:“她的实力也很强,据说在崇元学宫,她是这一百年以来第一个以外院第一名的身份进入内院的弟子。”

    “所以,还是算了吧!这在我丁家的地盘上,这会儿已经由咱们的暗哨在周围警戒了。你就算是拒绝,她也不敢怎么样。”

    看到丁嫣然着急的样子,萧辰心中微微一暖。

    这么久以来,给予他关心的人不多。

    小月母女算一个,眼下的丁家小姐也算一个。

    萧辰准备逗一逗丁嫣然,挑了挑眉头:“不会有事的,就当练练手,她又不会真打死我。”

    丁嫣然明显一愣,随即狠狠一咬牙,小声的在他耳畔说道:

    “行吧,她要是真敢伤你,我就叫人,输了你也别跟她去!我就不信了,在我丁家地盘上,她还能把你给抢走。”

    说到后面,丁嫣然大概自己都觉得有些暖昧的歧义,声音越来越小,一张俏脸红的能够滴出血来。

    恰巧此时,路人已经围了好几圈,讨论声也传了开来。

    “听说是正阳学宫和崇元学宫的天才对决呢!”

    “我觉得正阳学宫的小伙子能赢!虽然年轻,但是多有精气神。也不知道以后便宜了哪家姑娘!”

    “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乱说。那发起挑战的姑娘可是咱们这里大名鼎鼎的洪家小姐洪岚,早就拜入了崇元学宫,已经是炼气境。正阳学宫那小子能撑住十招就不错了。”

    “妈的,可惜没人开盘口,不然老子一定压洪家小姐。不愧是咱们崇元帝国有名的美人,实在是太漂亮了!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英雄人物才能配得上这样的女子。”

    “你当那些开盘的人是傻子吗?最多也就是猜一猜能够扛住几招。谁会开输赢盘口!”

    “唉!可惜啊可惜!”

    “咦?看来老兄也是同道中人。要不然咱们赌一赌。怎么个赌法。我猜这小子扛不过十招。”

    “你这不是废话吗?要我说三招都未必能扛得过。”

    “可以!一赔一,我赌他能扛过三招,你接吗?”

    “对对对!我也压他能扛过三招。”

    “真有人开盘啊?我家里那位管得紧,就压一千两!”

    “*!管得紧还有一千两零花钱?算了算了,我压五……不,八百两!”

    “我压……”

    “呃……等等!你们这么有信心?”

    “就说你接不接吧?”

    “就是就是!你接的话我就直接给钱了。也别赖皮,大家都是见证!对不对?”

    “不错不错,大家都是见证。愿赌服输,天公地道!”

    “不对不对。你们肯定知道什么,想合起伙来诓我,我不接的。”

    “切——”

    众人响起一阵嘘声,然后又散了开去,重新将目光落在即将对战的两人身上。

    这时一个附近摆摊的老爷子凑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这位老兄,幸亏你没接。这些人刚才就注意到了,那个年轻人只退了半步,洪家小姐却退开了好远。”

    另外一个摊主也小声的说道:“谁说不是呢?再加上落败的两家少爷都是凝丹境九阶实力,人家也只用了三招而已。谁胜谁负还说不好呢!你要是敢接招,小老儿我都准备拿出棺材本压他一万两白银!”

    那个本来还想大赚一笔的人顿时瞪大了双眼,惊呼出声:“我靠!居然这么强悍。多谢提醒,多谢提醒!险些就上了恶当,*都要输没。”

    ……

    丁嫣然听到众人的议论声,发现大家其实都不看好萧辰,只是在猜他究竟能扛住几招,气呼呼的吼道:“让开,赶紧都给我让开!等下打死人了可不管!”

    不少人同样认出了她,知道这位丁家大小姐的脾气,纷纷避了开去。

    丁嫣然则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同时朝着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丁家暗哨使了个眼色。

    这里人最少,一会儿要是萧辰落败,这里便是逃路。

    洪岚与萧辰拉开安全距离后,目光也变得严肃起来。

    刚才的偷袭,给了她很大的警示。

    眼前的萧辰虽然境界比自己低,但底蕴绝对不可小觑。

    尤其是直到此刻浑身的气势仍然泰然自若,就更让她慎重起来。

    不过她也并不觉得萧辰就能胜过自己。

    毕竟,如果只是同一境界下的一个等级差距,还算可以逾越。

    但眼下可是凝丹境对上炼气境。

    根本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你年纪小,先让你三招。”洪岚大大方方的说道。

    她也是要面子的。

    唯恐以后落人口实,索性大方一点。

    “不用。”

    萧辰淡淡说道,随后脚步一踏,赫然便是一招追云逐月,飞快的冲向前去。

    手指之间,雷气环绕。

    九劫惊雷指第二式平地惊雷蓄势待发。

    刺啦!

    看到萧辰出手,洪岚震惊的瞳孔猛缩。

    这一招的威力,已经超过了之前她遇到的任何一个半步炼气境!

    洪岚原本以为自己全力以赴的话,应该可以在十招之内获胜。

    可现在一看,全然打消了这种念头。

    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以全力接下萧辰这一招。

    嘭!

    拳指相撞,两人的灵气率先激烈交锋,发出阵阵气爆声。

    随后,各自身形后掠,卸掉了狂暴的反震之力。

    周围人见状,又都往后退了一大截,唯恐被误伤。

    丁嫣然震惊的小手掩住红唇,喃喃道:“萧大哥,竟然又变强了。”

    因为她明显注意到,萧辰虽然往后退了,但只有三步而已。

    反观对手洪岚,硬生生的退到两丈之外。

    两次碰撞,第一次也就罢了,第二次自己依然落入下风,洪岚心中惊骇莫名。

    她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萧辰。

    刚才这一只真正的威力,绝对已经到了炼气境一阶巅峰的状态。

    即便是炼气境二阶与之对上,想要不退半步都很难。

    此时此刻,洪岚已然将萧辰当成了自己有生以来最强的对手。

    凝气,蓄力,再次出拳。

    这一拳,洪岚毫无保留,她要看看萧辰的实力到底如何。

    萧辰这一次却是放弃了九劫惊雷指,施展出八荒六合掌最强的一招,力破无极!

    不过是化掌为拳,毫不避让的与之对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