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就这么一路畅通无阻的前进了至少三十丈的距离。

    萧辰神识扫视了一遍储物指环,里面已经有了一千多枚中品灵晶。

    就在此刻,外面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然后就是那柳家二长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棋,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还以为你被柳家抓走了,让我一阵好找。”

    “三叔,我没事,我就在这里看看,你去忙吧!”南宫棋笑着说道。

    仿佛是害怕对方听不着似的,微微抬高了声线。

    二长老点点头,有些好奇的往南宫棋背后看了一眼,没有看出什么,便着急忙慌的走出去继续安排人手了。

    从今天起,他们南宫家就会又多一笔极大的收入了。

    想到这些,这柳家二长老的脚步都不由得轻盈的了几分。

    南宫棋长舒了一口气,转过头,却发现萧辰已经出来了,随即问道:“可以了?”

    萧辰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黑玉扳指,心中极为满足。

    如今的黑玉扳指之中,一共有一千一百一十二枚中品灵晶,大约是那个点三分之一的储量了。

    也是玲珑提醒了他,若是再挖,恐怕会引起塌方,方才停手。

    不然萧辰准备取走至少一半。

    这笔财富实在是太过巨大,别说一半,就算是十分之一,也足以让整个南宫家脱胎换骨。

    相信不久之后,区区一个柳家,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了。

    而且随着继续深入探索,南宫家指不定还会有什么惊喜的发现。

    玲珑觉得可能不止这一个矿点,或许在别的地方,还会有这种中品灵晶聚集性的出现。

    当然萧辰拿到的这些已经足够,他已经心满意足。

    “这点时间,你应该挖不到多少吧!也罢,等会回去之后,我去求父亲,让他尽可能多给点灵晶酬谢你。”南宫棋说道。

    萧辰摸摸鼻子,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在这之后,俩个人便出了矿脉。

    南宫棋先是装出故意避开萧辰的样子找到二长老,神秘兮兮的将此事跟他说了一遍,让他务必看守好那处地方,自己回去跟父亲报信。

    二长老听到这个消息,一开始是不出意料的惊愕万分,随后一阵狂喜之色涌上眉宇之间,忍不住喃喃自语:“真是天佑我南宫家啊!”

    就在南宫棋准备离开之时,反应过来的二长老突然拦住了他,沉声说道:“小棋,你那位朋友,他知道此事吗?”

    话音之间,充斥着一股毫不掩饰的杀意。

    与萧辰所预知的一样,没有一个家族,会为那点所谓的情谊让如此重要事情的知情人安稳的走出去。

    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南宫棋脸色微微一变,随后笑着说道;“放心吧!三叔,这件事我知道利弊,当时萧辰在外面自行挖到了十来颗下品灵晶,是我一个人发现的。”

    南宫棋一边说着,直接拿出了一粒中品灵晶塞到了二长老手上。

    “那就好,那就好!你快去禀告家主吧!我会看好此地的。”二长老仔细的看了一眼,感受了一下其中精纯的力量,满是兴奋的点点头说道。

    南宫棋总算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迅速的走了出来,与萧辰一起往南宫家赶了回去。

    ……

    当萧辰他们回到南宫家的时候,灵晶矿脉重新回到家族手中的消息,很快就传了一个遍。

    整个矿脉矿产丰富,足以让家族的收入提升两三成甚至更多。

    整个南宫家个个都兴奋不已,露出欣喜神情。

    与此同时,大多数的族人也对南宫棋带回来的这位同门师弟产生了极为不错的好感。

    是以,他们一回家族,南宫落便坐在宽敞大厅之中等待着俩个人过来拜见。

    一看到萧辰,南宫落便连忙起身迎接。

    “萧辰贤侄,你这可是帮了我们南宫家的大忙啊!”南宫落欣喜的说道。

    “伯父过奖了,小事而已。”萧辰淡然说道,并不居功。

    南宫落爽朗一笑,走过去重重的拍了拍萧辰的肩膀,一时之间,竟然激动得有些语塞。

    他作为化灵境,只是稍微一碰触,便能够感知出萧辰底蕴之深厚,隐隐超越了六阶。

    可以很确定的说,当初南宫棋在萧辰这个年纪的时候,绝对是打不过后者的。

    而且,据他的情报所了解,萧辰的出身,只是一个小型城市中的小家族。

    其体量连南宫家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也就是说,萧辰完全是靠着自己达到这个成就的。

    在这方面,又远超了从小受到家族优待的南宫棋。

    但最为关键的还是,萧辰就是以这样的境界轻轻松松就击败了炼气境九阶的柳澜!

    很难想象,如果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着大家族背景,拥有足够多*资源的话,实力会多恐怖。

    “不能让小兄弟白费力气!按照之前所说,酬劳五千下品灵晶,再加五株玄阶上品的灵草。”

    南宫落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枚储物指环,准备交给萧辰。

    南宫棋却是上前拦住了,然后附在南宫落的耳边,轻声说了一段话。

    南宫落的脸色从错愕,随后变成了震惊,最后又在众人面前很快的掩盖下来。

    但依然能够从中看出欣喜的神情。

    “此话当真?!”南宫落低声问道。

    “千真万确!三叔已经独自去把守了。”南宫棋说道。

    “好好,我马上派死士前往封锁那处地方。”南宫落点点头。

    ……

    两个人在上面可以压低声音聊了好一阵,萧辰不想偷听父子二人谈话的内容,但是能够猜到肯定就是在交流中品灵晶一事。

    最后,南宫落回过神来,看向萧辰的眼神之中,感激之情就越厚了。

    “真是多谢萧辰贤侄帮我们拿回灵晶矿脉了,这样吧!我再加五千灵晶,聊表心意。”

    南宫落随后将自己储物指环中的灵晶,转移到之前那个储物指环当中,然后递给了萧辰。

    萧辰也没有推辞,照例神色淡定地说了一声谢谢。

    之后,南宫落和萧辰又是气的寒暄了一阵。

    只是,萧辰能够感觉得出来,此刻的南宫落明显心不在焉,应该是心系灵晶矿脉一事。

    萧辰很识趣的起身告辞,表示自己有些乏了,准备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萧辰贤侄请便,若是需要什么*灵物,只需要跟下人说一声,马上送到贤侄的房间之中。”南宫落大手一挥,非常豪气的说道。

    “多谢伯父。”萧辰拱手说道。

    萧辰走了之后,南宫棋又跟父亲南宫落简单的说了几句,也跟着退了出来。

    他生性豁达,也有些懒散,对于家族管理的事情,一向都是懒得掺和。

    对此南宫落虽然有些忧心,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觉得等孩子再大一点,这种情况自然就会好起来。

    “师弟,此事已然解决,不如我们现在启程去找飘雪吧!”南宫棋追上了萧辰的脚步,有些急切的说道。

    萧辰看了他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南宫棋确实挺着急的。

    在宇文家族所在的吕城当中,有一处名胜古迹,名为青书湖。

    这里风景优美,历史悠久,是外人来东阳郡不可不去的一处风景。

    相传,这青书湖,还是上古异兽的陨落之地,更是为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只不过,多少年来,并没有人察觉出什么异常。

    久而久之,此事也只是当作一个笑谈而已。

    “那传说中的上古异兽,是真的吗?”萧辰忍不住对玲珑问道。

    “又不是神器,这么远,我哪能感应出来。有与没有,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玲珑淡定的说道。

    萧辰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南宫棋兴奋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吧!”

    萧辰淡淡一笑,赶紧答应了下来。

    很显然,这南宫棋对于宇文飘雪确实极为爱慕。

    这才两三天不见,就已经是这副急不可待的模样。

    南宫棋直接带着萧辰,来到大门口,已经有一架马车停在宽阔的大道上面,等候着俩人了。

    他们上了马车,随行的还有一个化灵境级别的高手,作为南宫棋的护卫。

    这马车的马是脚程极快的龙血异种,虽然比不上萧辰的浮云,但也绝对称得上神驹了。

    很快,他们所乘坐的马车便驶出了城门,慢慢的来到了荒郊野地。

    路边几乎已经没有了人烟。

    偶尔有几只异兽露出觊觎的眼神,在感受到马车中的骇人气息之后,立刻远远的逃走。

    走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南宫棋便有些按耐不住的问道:“还要多久才到?”

    “回少爷,大概四个时辰就能赶到吕城了。”外面的车夫连忙回答道。

    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整个马车也猛然停了下来。

    萧辰微微一皱眉,一种不好预感的涌上心头。

    他随即就将目光落在了南宫棋身上,后者也同样神情凝重。

    “少爷,有敌人偷袭!”那车夫连忙说道。

    然而,下一刻就听到了他的惨叫之声。

    三人齐齐冲出马车,那车夫被一拳轰碎了胸膛,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死相极为惨烈。

    而这俩马车的周围也已经被蒙面的人团团围住,七八个炼气境,两个化灵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