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将羊皮卷拿在手中,摩挲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你能看出这其中的门道么?”萧辰赶紧问道。

    他之所以接过来,便是为了请玲珑帮忙看一下。

    “嗯,这羊皮卷似乎是指向什么地方,通俗点来说,算是一张藏宝图。”玲珑思索了一下说道。

    “藏宝图?如何看出来的?”萧辰满是疑惑的问道。

    “很简单,你看那上面的褶皱,其实,就是一种地图文字。”玲珑有些得意的说道。

    闻言,萧辰瞪大了眼睛,靠近之后仔细看了看。

    果然,上面有许多细微的褶痕。

    原来,这竟然就是记录!

    倘若不是有玲珑,他们断然不会想到这里。

    “这类地图文字,极为小众,会的人不多。能用这种记录,其中的东西,恐怕还真是一件宝物。”玲珑笑着提醒道。

    “那这上面说的是哪儿?”听到玲珑这个评价,萧辰顿时也来了兴趣,忙不迭的追问道。

    “看样子,应该是你们崇元国的西北位置。”玲珑直接回答道。

    西北?

    萧辰摸了摸下巴,迅速的思索起来。

    现在的他,肯定是没有时间去的,内院大比过几日就要开始了。

    看来,只能先参加完了大比,再想办法去西北寻找这宝藏。

    “师姐,这东西我想先拿去研究研究。”萧辰说道。

    宇文飘雪也没有多想,挥了挥手大方的说道:“你想看多久都行,咱们走吧!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了,估计被那群马匪自己吸收完了。”

    萧辰点点头,将羊皮卷小心翼翼的收回到黑玉扳指当中。

    随即,二人直接放了一把火,飞身出了山寨,跨上骏马一路策马挥鞭,朝着正阳学宫疾驰而去。

    ……

    正阳学宫的宽敞大厅之内,坐着几人,正在交谈着什么事情。

    若是宇文飘雪在场,就能认出来,这几人正是内院四大门的门主。

    有人语气讥讽说道:“张恺之,你们正气门这一次,还是得给我们正衡门垫底。”

    对于这当面的嘲讽,张恺之也不恼火,淡淡的说道:“怎么正衡门那么多门人,内院前三,却有两个是我正气门门下的?”

    此人正是正衡门的门主,叫刘炎。

    此话一出,他眼皮猛然抽了抽,冷冷说道:“那又如何,还不是千年老二!第一是我们正衡门的!”

    听到这话,张恺之一时之间,没了说话的心情。

    正衡门的第一,大多是靠*资源堆出来的。

    整个学宫的资源,并非是四大门平分。

    像正衡门那样,院生众多,分配的资源自然要多上许多。

    除此之外,便还有各式的比赛,赢的一门也会有更多的*资源。

    其余三门人数占优势,比试时自然也是胜算更大。

    对于不能给自己门下的院生争取太多资源,他一直心有愧疚。

    尤其是萧辰。

    此子的天赋自不待言,让他都感到极为的惊讶。

    如果不多加培养,给予萧辰足够的*资源,他这个做门主的会有罪恶感。

    为了能够给萧辰好的*条件,张恺之一改之前无所谓的态度,经常与其他三门的人争夺资源。

    他认为这是一个改变本门在学宫地位的契机。

    如果错过了,不知还要等多少年。

    在萧辰前去出学宫*的这段时间里,他也的确为萧辰争取到了不少的资源。

    不过吵的架恐怕前半辈子加起来也没这段时间这么多。

    “萧辰小子,老夫可是尽全力帮你了,至于你能走到什么地步,可就全看你自己的了。”

    张恺之背靠在椅背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不理会刘炎的挖苦嘲弄,只是看着房梁,默默的在心里说道。

    “报,祭酒大人,萧辰回来了。”门外有一男子快步走进来,朝着主座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不为汇报道。

    “是么,他*到什么境界了?”李不为慵懒的抬起眼皮问道。

    “炼气境……九阶!”

    听到此话,李不为的双眼立刻瞪得*,几乎要从座位上直接站起身来。

    下面四大门主闻声,都旋即闭上了嘴,转过头看向李不为,满脸的困惑。

    “祭酒,你刚才说,谁突破到炼气境九阶了?”

    半晌之后,刘炎才瞪着双眼,语气有些迟疑的问道。

    刚才汇报之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都是化灵境高手,自然都是清清楚楚的听到耳朵中了。

    只是这个消息实在过于惊人,让刘炎一时之间有些不敢相信。

    “萧辰这小子呗!还能是谁?”李不为长舒了一口气,装作镇定的样子。

    但如果仔细看就不难发现他的眼睛里,仍然夹杂了一丝震惊。

    听到这话,刘炎哪怕心中再不愿,亦是不得不信了。

    “这样吧!本季度的资源,正气门从之前的一成提到两成。”李不为沉思了一下,说道。

    其余三人听到这话之后,立刻躁动起来,开始拍桌叫嚷。

    尤其是刘炎直接说道:“祭酒,正气门才几个人,怎么能拿两成,这也太多了。”

    每个季度,正阳学宫的高层都会商讨下一季度的资源分配,即一些天材地宝和灵气塔的名额之类的东西。

    从十年多以前,正气门就因为人少,*得每次只能拿一成资源。

    现在突然提到两成,其他几门就只能让利,将吞掉的都吐出来。

    他们自然一百个不愿意,立即就嚷嚷起来。

    “萧辰是个人才,可以多加培养。”李不为沉声说道。

    “就算他天赋不错,也不能就因为他一个人,让一个分门多拿一成吧?”正源门门主亦是焦急的说道。

    “怎么,不行?我倒觉得,萧辰或许能够超越东方旭,也说不定。”李不为微微眯了眯眼睛,沉声说道。

    闻言,几个刚才还吵闹不休的几个人,都是一凛,随后脸上微僵。

    东方旭是近三十年来,正阳学宫乃至整个崇元王朝最有天赋的人。

    当初被人认为,有朝一日他能够突破到踏虚境,成为崇元第一。

    李不为拿萧辰跟此人比,足见对萧辰的厚望。

    不过,若是让他们观来说,亦是有此想法。

    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一向势弱的正气门,又出了一个大天才。

    这正气门究竟是怎么回事,总是在快要消失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天资过人的天才。

    莫非,真有祖师保佑不成?!

    “不行,此事还是不妥。仅仅只是一人,就让一门提一成,未免太夸张了。”三大门门主商量了一阵说道。

    话虽然说得委婉,但还是因为不愿意分出资源的心思罢了。

    “这样吧!如果萧辰能够在此次大比中成为前十,这事就这么定了。”李不为索性一锤定音的说道。

    他虽是祭酒,却也不得不顾及下面众人的想法。

    尤其是四大门主,他必须得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

    几个人迟疑了一阵,便都答应了下来。

    以他们看来,萧辰的天赋再强,也不可能刚入门一年多,就能从外院成为前十。

    “你呢?”李不为转头问道。

    “没有。”

    ……

    当萧辰与宇文飘雪两个人赶到学宫的时候,已然是到了下午。

    但当他出现的时候,仍然吸引了路上不少院生的目光。

    宇文飘雪自然不必说。

    模样漂亮,又是内院第二的天才,在学宫中一向颇有盛名。

    但这一次,她的光芒,却是被旁边的少年抢去了不少。

    许多人都只是瞥了宇文飘雪一眼,便一直盯着旁边的萧辰。

    在出门历练的这几个月里,萧辰的各种事迹传了个遍。

    名声在正阳学宫越来越大,不少院生都拿他当作榜样。

    “师弟,你现在名声可大了。”宇文飘雪笑道。

    “有很多人似乎看不惯我啊!”萧辰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围观的人群当中,夹杂了许多隐晦的凶狠神情。

    看起来,这些人似乎对萧辰颇有意见。

    想必是柳浩的跟班,或者是他之前跟他结了死仇的范家的友人。

    萧辰对此虽然也并不理解,但他自知没做什么亏心事,也就完全略过了这些眼神。

    不管别人的看法如何,他知道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一切的根本。

    而这些眼神,终究都会变为畏惧。

    当萧辰和宇文飘雪回到正气门的阁楼大厅时,张恺之便在此处翘首以待了。

    看到萧辰之后,他一脸兴奋地走上前来:“小雪,萧辰,你们三个今后,每年有三个月进入灵气塔*的时间。”

    “呦,你这是发财了?”宇文飘雪微微一凛,随即半开玩笑地问道。

    张恺之并不见怪,赶紧将本季度的商讨事情说了一遍。

    他转头看向萧辰道:“多亏了有小辰,之后还有更多的灵物,等我分配好了,给你们送过来。”

    “还有这好事!那就多谢了。”宇文飘雪微微一愣,随即朝着张恺之抱了抱拳以示感谢。

    他们正气门一下子从后娘养的,变得待遇跟其他门相差不多,让宇文飘雪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

    但她也能理解。

    毕竟,她要是学宫祭酒,有萧辰这样的院生,也会大力的栽培。

    培养出一个强者,远比培养一百个庸才要有用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