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只能算是提前给的,祭酒还有个条件。”张恺之突然有些慎重的说道。

    宇文飘雪无奈的说道:“就知道他们几个老鬼,不会那么轻易的松口!说吧!什么条件?”

    “萧辰必须要在今年的内院大比之中,成为前十。”张恺之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灼灼的看向萧辰,带着明显的希冀。

    “前十?这条件太过了吧!哪有人刚入一年多,就能成内院前十的,学宫历史上都没有。”宇文飘雪一愣,随即就是一阵吐槽。

    “我也跟祭酒商量过,你放心吧!我自有办法。萧辰,你跟我来吧!”张恺之笑着说道。

    一边说着,他背着双手转头朝着门外走去。

    萧辰与宇文飘雪对视了一眼,随即跟了上去。

    岂料,刚走了两步,张恺之突然转过头来看向宇文飘雪说道:“小雪你就不用来了,那地方,不允许外人进去。”

    闻言,宇文飘雪微微一怔,随即就露出了然的神情。

    她转过头,脸上挂着笑容,有几分羡慕的跟萧辰说道:“师弟,好好准备,去那里的机会可不多。”

    萧辰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想要问清楚,但张恺之走的极快,只能先快步追了上去。

    萧辰在他的带领下,穿过学宫内院,直接从后门走了出去,随后又来了正阳山后面的一座孤峰。

    这座孤峰,平日里被严加看守,不允许外人靠近一步。

    萧辰来此一年多了,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却没有进去看过。

    “门主,我们这是去哪儿?”萧辰困惑道。

    “到了你自然就知晓了。”张恺之神秘一笑说道。

    随后,他将一块特制的令牌交由了守卫,穿过层层的关卡,一路朝着山顶而去。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萧辰抬头望去,便看到了山顶有一座巨大的庙宇。

    当他们走到这座庙宇面前的时候,张恺之站在门外,双手合十,极为诚恳的祭拜了数下。

    见此情形,萧辰不禁微微一凛。

    不知道里面是何物,竟然让张恺之如此恭敬。

    “进去吧!”

    拜完之后,张恺之说了一句,便推门而入。

    一走进其中,一股肃穆的感觉顿时铺面而来。

    房梁极高,里面矗立着四座巨大的雕像,足有三四丈高,气态威严。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里,就是我们正阳学宫的立足之本。”

    似乎是察觉到了萧辰的困惑,张恺之随即开口解释道。

    “正阳学宫的根基,不是灵气塔么?”萧辰脸上有一抹困惑之色。

    “灵气塔是后来才出现的,这座先祖庙,才是正阳学宫一开始起势之时的根本。”张恺之耐心的解释道。

    “先祖庙?”萧辰更加疑惑了。

    张恺之点了点头:“不错,这是正阳学宫四大分门第一代门主的圆寂之处。他们四个人的实力,在当时,是整个崇元国的顶尖,都是半步踏虚境!”

    “半步踏虚境!”萧辰深吸了一口气。

    化灵境之后,便是踏虚境。

    据说到了那个境界,便能够凌空踏虚,御风而行。

    不过,整个崇元国都没听说过有。

    在北域那些大势力中,才可能存在如此强者。

    “是啊,咱们后人不争气,只能让崇元学宫夺了第一的位置,跟其他学宫,并列东南西北四大学宫。”张恺之叹了一口气,感慨的说道。

    “他们四位合力创造了这座先祖庙,并留下了四个试炼房间,以供后人*,就是你此次要去的地方。”

    萧辰有些困惑的蹙了蹙眉头:“内院大比已经没有几天时间了,我还去这试炼有何用?”

    张恺之微微一笑:“通过四个,或许时间不够。但是,一个的话,你应该是可以的。通过之后,有莫大的好处。”

    “你现在实力虽强,但是想要冲进内院前十,还是有些距离的。毕竟,那些人都至少在九阶待了一两年了。”

    对于此,萧辰并没有说什么。

    他的实力,他自己还是有些清楚的。

    只要不是半步化灵境,以他如今的实力,配合九龙灵台和地阶武技,都能够轻松获胜。

    即便是半步化灵境,以他如今的底蕴配合源符,也完全有一战的实力。

    当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动用自己的杀手锏自然是最好的。

    眼前究竟是什么试炼,竟然能够让张恺之如此郑重,萧辰倒是有些好奇。

    先看看再说!

    紧接着,两人通过一扇小门,来到了四座雕像的后面房间。

    这房间中有着四扇大门,各自紧闭。

    “四个试炼房间,难度从小到大,你先去最简单的正气门试一下吧!”张恺之指着最左边的那一扇门说道。

    “你可不要以为我们正气门最简单,就轻看了。这是四大祖师特意设置的,从易到难。”

    “目的就是让后来者能够循序渐进的进行试炼。只是分别用名字排列罢了,与分门的实力并无特殊关系。”

    听着这个解释,萧辰微微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便缓缓朝着最左边的大门而去。

    随后,在张恺之的指导下,萧辰推开大门,迈出步伐,直接踏了进去。

    哐当!

    在他踏进去的一瞬间,背后的石门,轰然关闭。

    萧辰微微一惊,飞快的扫视了一遍四周,不由的一愣。

    现在的他,竟然置身于一片林涧之中。

    旁边是高山瀑布,一条溪流在他跟前不远处经过,脚下是遍地的花草。

    空气之中,甚至还有股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这是哪儿,我不是在那庙之中的么?”萧辰不禁满脸困惑的说道。

    “这只是简单的障眼法而已,你现在确实在一个封闭的房间之中。”玲珑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

    萧辰微微蹙了蹙眉头。

    那应该就是所谓的试炼房间了……

    于是他随即又问道:“有什么办法解开吗?”

    玲珑微微沉吟了一下,这才回答说:“或许是这个地方的*要用,你现在没有危险,没必要解开,先看看情况吧!”

    听到这话,萧辰只得点了点头。

    就在他准备去探索一下这房间范围之际,异变突生。

    只见他前方的林间,忽然冲出来了一只巨大的猿猴。

    通体毛发呈金*,浑身肌肉,看起来充满了力量。

    一见到萧辰,就毛发竖立,露出一副怒气的面容。

    呲牙咧嘴的,看起来极为好斗。

    “这是怪力猿?”

    见到这异兽,萧辰微微一皱眉,脱口而出道。

    这种异兽的力道极大,往往超出同阶数倍,算是一种极为难对付的异兽。

    可按照玲珑所说,他现在正处于正阳学宫的祖祠之中,外面有重兵把守,这异兽定然无法进来。

    也就是说,这是房间所产生出来的,专门用来实验的虚体。

    萧辰看着眼前的这头炼气境巅峰的异兽,皱起眉头问道:“莫非,这就是所谓的试炼,那这试炼未免也太低了。”

    虽说以他的境界来说,对付这等异兽还是会有些吃力,但若以他的真正实力来看,却是极为轻松的。

    “轻松吗?如果限制了行动,要你和它正面对拳呢?”玲珑忽然说道。

    听到这话,萧辰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略微僵硬了一下。

    他连忙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双腿果然受到了某种禁制,迟缓了许多。

    看样子,是这试炼限制了自己的双腿,无法做出有效的躲避,只能和这异兽进行硬碰硬的战斗。

    这怪力猿,就是以力气见长而闻名的。

    光论力气,足够超出本身境界两个阶段。

    这样的试炼,确实不能小觑。

    “没事,我还有……拳套。”

    萧辰话刚一出口,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他举起了自己的双拳,一阵错愕。

    就连那地境中品的拳套,都已经不见了。

    似乎也是被这个试炼房间,给强行限制了。

    萧辰只好正面对着那怪力猿,暗暗蓄势。

    怪力猿根本就没给他留太多反应的时间,突然跳到了他的面前,直接一拳砸了过来。

    萧辰丝毫不惧,同样一拳砸出。

    既没有身法的加持,也没有灵器的协助,纯粹是毫无花俏的一拳。

    嘭!

    人与猿猴的拳头相撞,爆发出了一声惊人巨响。

    强劲力道传来,萧辰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连连后退。

    对面的怪力猿,亦是后退了几步,发出几声怪异的吼声,似乎对于萧辰能打退它,感到异常的惊诧。

    萧辰揉了揉自己的拳头,感到一阵疼痛。

    这怪力猿虽然只是炼气境九阶,但是劲力,比一般半步化灵境都要强上许多。

    不愧是以劲力闻名的异兽!

    他若是有拳套,或许可以将其打退更远。

    不过,萧辰也并没有气馁。

    压力越大,增强实力的机会也就越大。

    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萧辰重新摆好了架势,等待着怪力猿的再次攻击。

    下一刻,怪力猿再次冲来。

    速度之快,带起一道恐怖的劲风,吹得人面颊生疼。

    随后,它猛地砸出强悍一拳,萧辰则是毫无惧色的正面对上。

    在他们身前,一道灵气涟漪一瞬间扩散开来,层层叠叠,朝的四面八方迅速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