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萧辰的神识便看见,一团淡*的圆形气流,在自己的九龙塔的面前悬浮着。

    虽然已经没有了人形,但萧辰还是能够感知出来,这便是仅剩一成灵魂力状态的玲珑。

    与之前不同,这缕神魂就是玲珑存活在世上的最后媒介,看起来已经是风中残烛了。

    “我一定会将你救回来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放心吧*。”萧辰捏紧了拳头,满是坚定的说道。

    当萧辰再度睁开眼之后,便挣扎着伸出自己的手。

    光芒一闪,从黑玉扳指中摸出了几株适合恢复伤势的灵草,直接抛进嘴里咀嚼了数下。

    约莫是听见了动静,一旁的南宫棋赶紧走了过来,满是关切的看向萧辰说道:“你醒了。”

    萧辰点了点头,问道:“周泰呢?”

    说到这个人的时候,萧辰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冰冷的寒意。

    此人既带走了小月,又差点杀死了玲珑和自己,他现在已然将周泰视为了死敌。

    他在心底暗暗发狠,迟早有一日会杀了此獠。

    “逃走了,后来祭酒带了一批人,将周围三十里都搜查了一遍,可惜一无所获。那老鬼应该是跑远了。”南宫棋微微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

    说到这里,南宫棋不禁皱了皱眉头,好奇的看向萧辰:“说来也奇怪,这老小子冒这么大风险来杀你作甚?”

    萧辰摇了摇头,同样不解。

    此次若是影响了他大比,那自己还得再给这老小子在心里记上一笔。

    “我看他没有杀你的理由,背后推手,恐怕另有他人。”南宫棋说道。

    萧辰皱起眉头,思索起来。

    他亦是产生过类似的想法。

    虽说那周泰知道其带走的小月是自己的妹妹,但是当初见面之时,他只有凝丹境,应该在周泰眼中不值一提。

    周泰没有理由,冒险进来杀他。

    而且交手的时候,周泰看样子也没有事先想到会是他。

    “这个时候,想要雇凶杀你的人,不会是柳浩吧?”南宫棋迟疑了一下,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虽然这个猜想有些大胆,但如果仔细一想,似乎也只有这个缘由了。

    “我也是这样猜测的。”萧辰点了点头道。

    南宫棋立刻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说道:“师弟,这话千万不要外传。污蔑一个家族与邪修有染,这可是头等大事。你要是说出去,柳家就敢名正言顺来杀你。”

    闻言,萧辰再一次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哦,醒了,恢复的如何了?”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道声音,正是张恺之走了进来。

    “多谢张教谕相救。”萧辰抱拳说道。

    倘若不是张恺之及时赶到,自己恐怕已经身亡。

    “不必气,好好养伤就是,因为你受了伤,学宫准备将最后十人的比试,往后拖延十日。”张恺之摆了摆手说道。

    “最后十人?”萧辰有些迟疑的问道。

    “每年的内院大比,都是比到最后的十人,会进行特殊的比试,而非简单的擂台战来决定名次。”南宫棋赶紧解释道。

    南宫棋经过之后的比试,又重新踏入到了前十当中。

    也正是因为只有十人参赛,推迟时间的阻力也就会小一些。

    除此之外,也是因为萧辰之前的表现太过于亮眼,让众多学宫教谕们都同意了推迟的决定。

    “原来如此。”萧辰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南宫棋看向张恺之,忽然低声说道:“老张,此次邪修偷袭萧辰,恐怕是有人担心自己的位置,受到冲击。”

    “我知道,我会像祭酒提一下的。”张恺之表情严肃的点头说道。

    南宫棋这话没有特指某人,但众人也都心知肚明。

    到时候万一被人追问起来,也有回转的余地。

    “萧辰,你好好养伤就是了,这有几株玄阶上品的疗伤草药,都是祭酒带给你的。”张恺之丢下了几株灵草,对萧辰叮嘱道。

    萧辰口中称谢,双手接了过来。

    在此之后,张恺之便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现在既要准备前十的大比,又要搜查邪修侵入一事,他们几个学宫的管事人,算是忙得焦头烂额。

    之后,南宫棋则是留在此地,帮助萧辰吸收了这些灵草。

    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让萧辰修复了大部分的伤势。

    除了因为有取之不尽的灵物之外,萧辰的强悍体质也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十日的时间很快过去,萧辰的伤势约莫恢复了七成左右。

    这日,在南宫棋的带引下,萧辰朝着学宫的后山走去。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一处山谷下方。

    面前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巨大石门,足有三丈来高。

    在石门的外面,已经站了不少人。

    除了学宫四大门主,李不为赫然也在列。

    其他几人便是内院前十。

    在萧辰赶来之后,众多的学宫高层们,眼神中都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第一次看到如此年轻的人参加内院前十的对比,实在让人忍不住惊叹。

    “此地乃是我们的正阳学宫的禁地,被称为孔雀山庄。”南宫棋指着面前巨大的石门对萧辰小声的说道。

    萧辰之前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等地方,看着那巨大而且充满古朴之意的石门,充满了困惑。

    南宫棋瞥了一眼他的表情,笑着解释说:“你肯定很困惑,为什么这一个山庄,会成为学宫禁地的存在。”

    “这孔雀山庄,之前是我们正阳学宫的一处胜地,风景优美,只不过三十年前因为邪修入侵学宫,那处地方便成禁地。”

    “这是为何?”萧辰更加疑惑了。

    南宫棋继续说道:“当初在那里,两边进行了一场大战,当时的祭酒都已经战死,连带着四个门主也死了三个。”

    “那场大战,虽然学宫惨胜,但是邪修们留下了不少的隐患,直到现在也没有清理完成。”

    “隐患,什么隐患?”萧辰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惊讶的问道。

    他实在没有想到,当年正阳学宫竟然还有这么惨烈的一场战斗。

    甚至连当时的祭酒都直接战死。

    虽然未必强如今日的李不为,是崇元国前十的存在,但是能当上五大学宫的祭酒,至少也是全国前三十的级别!

    这等高手战死,足以可见当时战况之激烈。

    “是法阵!”南宫棋皱着眉头说道,“邪修当时提前一年在学宫地下埋下了大大小小共计六十四个法阵,将当时的院生与教谕们,都困在那里,方才让当时死伤惨重。”

    萧辰眼皮微微一抖,连忙追问道:“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进去,也会触发那些法阵?”

    南宫棋微微颌首:“没错!那些阵法残留至今,为的就是逼我们在身陷险地时,激发最大的潜能。”

    “历年来,内院前十的对比,从来都不是简单的擂台赛,而是要贴合实战。”

    萧辰眼中闪过一抹惊诧之色。

    那可是逼死当初祭酒和门主的阵法,至少也是相当于化灵境巅峰级别的,更别说他们这些实力远远不如的学宫弟子了。

    似乎因为看到萧辰露出这种担忧的表情,南宫棋觉得有些好笑,当即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宽慰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那些阵法已经经过了三十年,许多都已经威力大减,甚至不到十分之一,不过还是得小心就是了。开了!”

    听到南宫棋的提醒,萧辰当即抬起眼眸,果然看见李不为走在石门下面,拿出一块巨大的玉质钥匙,按进了石门当中。

    咔咔咔……

    随着碧玉打造而成的钥匙放进去之后,那巨大的石门,便猛然之间颤动起来。

    随后缓缓打开,上面有不少灰石掉落。

    “上前来领玉牌,我们会盯着你们行动。最后,以谁拿到阵法的核心最多,谁就能够获胜。”李不为说道。

    阵法核心,每一个阵法的阵眼皆是灵气的源泉,往往都是在中央阵法最凶猛的地方,想要拿到,必然极为危险。

    “还有一点需要强调,你们可以夺取对方已经拿到的核心,时限为三个时辰。”李不为随即又提醒了一句。

    他的话音落下,十个人中间的气氛立刻紧张了起来。

    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战斗,他们不仅要试着进入威力巨大,且丝毫不会留手的攻击阵法,还需要提防其他人放冷箭。

    这就是所谓的真实实战,也是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真实战力的方法。

    “前三不仅拥有丰厚的奖赏,能够拿到地境灵物,而且,还能够代表学宫,参加明年的学宫大比。诸位努力吧,挨个上来拿玉牌。”

    李不为带着一丝引诱意味的说完之后,便从他随身携带的储物指环之中拿出了十个同样是碧玉质地的玉牌。

    之后,便有第一个人上前去拿,很快就有第三个第四个……

    萧辰以及南宫棋几人,都迟迟没有前去。

    他们都打算等着众人进去之后,才跟进去。

    毕竟,这又不是什么去寻宝,先进去会占便宜。

    实际上里面全是当时大战留下来的攻击阵法,鬼知道会不会一进去,就踩中被杀,自然还是等等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