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镖头的安排之下,萧辰和李凤瑶两人在镖局的房暂歇了一夜。

    到了第二日清晨,镖局队伍就整理好了几个沉甸甸的精致箱子。

    这一次,那镖头竟然亲自带队。

    萧辰和李凤瑶跟着队伍出了木义城,朝着东南方向一路行去。

    来到了山脚下时,两人抬头望去,都不禁有些愣神。

    只见峰峦崎岖,高耸入云。

    还未进山,就让人有种极为奇怪的观感。

    “快点走吧!还有两天的时间,就是初一了。不要撞上那鬼哭声才好。”镖头骑在马背上,对二人提醒了一句。

    萧辰与李凤瑶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莫不作色的跟在队伍后面。

    在跟着镖局队伍的途中,他们不断的绕路,有时候,甚至还会放着大道不走,走一些看似极为难走的水路。

    萧辰刚想过问,便回头看到那条大路上,堆积着许多荒骨,看样子没少死人。

    就这样,二人跟随着经验丰富的镖局队伍,一路避开了不知道多少的异兽。

    甚至还有几次,成功的躲开了化灵境异兽。

    萧辰与李凤瑶忍不住再次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抹庆幸之色。

    跟着镖局,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

    他们走的很远,萧辰在路上也与李凤瑶不断确认藏宝图上的位置。

    两天之后,他们终于是靠近了藏宝位置附近。

    依照地图来看,应该相差不超过三十里。

    然而,当晚一入夜,整个山脉之中,便响起了凄厉的哭声。

    那声音,既像人在哭,又像是猛兽的哀嚎。

    “哎,走得太慢,还是没在初一前走出去。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吧!否则,初一赶路,比留在原地,要危险很多。”

    镖头走过来,微微叹了一口气,颇有经验的说道。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

    萧辰与李凤瑶也都随大流安营扎寨,吃了饭,便各自回营帐休息。

    到了深更半夜,萧辰与李凤瑶约定好,悄悄碰了头。

    “太危险,不如你留在这?”萧辰皱着眉头小声商量道。

    李凤瑶则是一脸的倔强:“我陪你一起去,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我还能够帮你。”

    “实在不行,我还能给我父亲发信号。最多一天时间,他就能来接我们。”

    萧辰略微思索了下,也就点头答应下来。

    虽然危机时刻,等李不为来救命,他们恐怕早就凉了,不过,多一个人,总归多一份安全。

    而且,就这样将李凤瑶丢在这里,萧辰其实也有些不太放心。

    以这位大小姐大大咧咧的性格,指不定就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两个人趁着月色,走出了营帐。

    走之前,萧辰还将镖头给的十个灵晶放在了帐篷之中。

    随后,他便带着李凤瑶朝着那奇怪哭声的方向而去。

    藏宝图标注的方向,正是那边。

    在镖局队伍的营帐之中,众多镖师都被镖头叫了起来。

    “老大,你这莫名其妙多一个押送鬼哭山的镖,又半夜叫大家起来做什么?”有人问道。

    “蠢货,那两个人一看就有问题,否则来这鬼哭山找死?分明是借我们探路。我估计他们知道什么宝贝。”镖头微微眯了眯眼睛,目光阴沉的说道。

    “老大英明啊!”有下属立即就伸出大拇指,拍马屁道。

    “少特娘的废话!一个个都赶紧给老子打起精神来跟上去,千万不要暴露。如果有宝贝,*行赏!”镖头两眼放光的招呼道。

    ……

    “听声音,可能真是什么强大的异兽?”

    走在路上,李凤瑶忍不住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倘若玲珑还醒着,倒是能够问问清楚。

    之后,萧辰借口探路,先往前走了一段,拉开距离,方才拍拍自己衣兜里的毛球问道:“怎么样,你知道是什么异兽么?”

    “不知道。”赤阳天狼语气不耐烦的说道。

    萧辰丢了一个灵晶给它,后者立刻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这是萧辰发现的赤阳天狼的弱点,贪吃。

    果然,那赤阳天狼立刻含糊不清的说道:“不知道,反正不是天榜异兽中的。不过,听声音,可能有天榜第九十一的寒灵妖狐的一部分血脉。”

    萧辰微不可察的点了一下头。

    以他看来,也不可能随便遇到一只,都是天榜异兽。

    不过,能够拥有天榜异兽一部分血脉的异兽,也是不容小觑的。

    看来,自己去这藏宝图的位置时,要万分小心,不要撞上这异兽才是最重要的。

    萧辰又假意勘测了一阵,方才重新朝着李凤瑶靠了过去,将这猜测说给了她听,问了问她的意见。

    “我记得父亲也说过,那异兽应该是有天榜异兽的血脉,往往有很多恐怖的攻击手段,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李凤瑶解释道。

    听到这话,萧辰微微咂舌。

    这异兽竟然就连李不为都因为怕麻烦而不想去。

    看样子,恐怕十分难缠。

    “我知道皇室就有一只天榜异兽坐镇,是排名第九十七的碧眼魔猴。实力极强,已经化为人形了。”李凤瑶说道。

    萧辰微微一愣,还没说什么,衣兜中的赤阳天狼发出一声嗤笑。

    “什么声音?”李凤瑶一惊,连忙警惕的看向四周。

    “没什么,是我踩到树枝了。”萧辰连忙解释道,同时通过异兽契约让赤阳天狼闭嘴。

    也不知道这团毛球,自己都才排在八十多名,怎么好意思嘲笑九十多名的!

    李凤瑶也没有多想,微微点点头,又重新继续警惕的看向前方,不断前行。

    两个人按照藏宝图的标注,又继续深入了丛林三十里地。

    夜幕之下,配合着那凄厉的惨叫,显得格外阴森。

    当两人赶到目的地时,距离那惨叫声似乎是近在咫尺的距离。

    两人都是微微蹲下身子,屏气凝神看向面前。

    地面之上,有一条巨大的裂缝,约莫数百丈长。

    “地图指的地方就是这地下吧?”李凤瑶迟疑的问道。

    萧辰又重新拿出地图看了一遍,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恐怕还真的就只能下去了。”

    李凤瑶一路听到凄厉惨叫,再加上周围月光下树影婆娑,形同鬼魅,早有心生退意,咬了咬嘴唇说道:

    “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这地缝估计有几十丈深,指不定下面有什么怪物呢?”

    萧辰虽然也觉得这有些冒险,但想到既然玲珑一定要他来此,必然是有所道理的,也就摇了摇头说道:

    “这里确实很危险,你最好就别下去了。不过在这里等着也不安全,要不你回木义城等我吧!”

    “那你呢?”李凤瑶皱着眉头问道。

    “我得下去看看,好不容易都来这了,不能前功尽弃。”萧辰摇了摇头说道。

    “要不我们还是现在去南风学宫吧!那边很好玩的。”李凤瑶有些惶恐的说道。

    闻言,萧辰只是看向她再次摇头,表情有些坚决。

    李凤瑶知道自己是劝不动了,一咬牙说道:“行吧!那我就陪你一起去。”

    两人商量完,在李凤瑶微感惊讶的眼神中,萧辰用武王翼幻化出翅膀,带着她直接穿过地缝,来到地底。

    落地之后,两人迅速打量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忽然,萧辰似乎察觉到了空气之中,有一丝不寻常的灵气波动。

    他心领神会,召唤出源符感应一番。

    果然,这地方还有一道迷阵。

    萧辰没有任何迟疑,随即祭出源符,将其轻松破开。

    咔嚓——

    只听得一道如同琉璃破碎的清脆声响,整个阵法旋即破开。

    在他们面前,一道依山而建的巨大大门显露出来。

    “似乎是在这地方吧!”萧辰抬头看了一眼,口里说道了。

    “应该就是了。”李凤瑶双眼直直的看着大门,有些僵硬的点头。

    萧辰走上前,照例用源符找到阵法。

    数息过后,又轻松破开。

    他随即走上前去,用力推开了大门。

    两个人脸色一喜,正准备踏步朝里面走进去。

    “呵呵!多谢两位,帮我们找到了这么好的地方。”

    忽然,在他们的背后传来了一阵王石的笑声。

    萧辰与李凤瑶顿时转过身来,看向对面,神情凝重。

    竟然是那长风镖局的镖头!

    不仅如此,还带了一大群人,都跟在了后面,面目有些狰狞。

    “你们要做什么?”李凤瑶黛眉微蹙,冷声问道。

    “呵呵,当然是月黑风高,杀人越货了。”长风镖局镖头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们镖局做这种事情,还要脸吗?”李凤瑶怒斥道。

    长风镖局的镖头冷冷一笑,道:“在这等瑰宝面前,还管这些作甚!更何况,你们两个新人死在这初一的鬼哭山当中,也没有人会怀疑什么。”

    萧辰扫视了一眼对方,赫然发现连同那镖头一起有十几个半步化灵境!

    且不说能否赢过这么多的好手,对方一拥而上,他必然无法保护李凤瑶的安危。

    萧辰忽然牵起还准备骂上两句的李凤瑶,直接逃进了这大门后的山洞之中,身影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那镖头见状,脸上露出一丝错愕。

    反应过来之后,他眉头一皱,挥手示意其他们跟进去,大声道:

    “这两个年轻人的天赋很强,恐怕是大族子弟,必须要将他们杀死以绝后患。谁杀了人,大大有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