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赶紧去*吧!这事你也帮不上忙,我先勘测大致位置,之后再说。”玲珑思索了一下说道。

    闻言,萧辰也只好作罢。

    毕竟是化灵境都没有办法摸清楚的宝贝,他再着急也没用,只能寄托希望于玲珑了。

    这里的灵气浓郁,若是白白浪费七天,确实可惜。

    萧辰随即盘腿坐下,收敛心神,丹田之内的九龙灵台缓缓运转起来。

    同时,九龙霸体诀第二重龙战于野也在加快运转。

    嗡!

    下一刻,周围空间之中的浓郁灵气,便飞快的朝着萧辰涌去。

    灵力之多,甚至在其身周围形成一层氤氲的灵力雾气。

    感受着涌进体内的灵气,萧辰嘴角不禁掀起一丝笑容。

    本身他的九龙灵台就让他吸收灵气的速度比旁人快上许多。

    再加上天境*,他的速度至少是普通武者二三十倍以上。

    配合着这灵气浓郁的灵气塔,他在这里面*一天,只怕能比得上普通人*一周了。

    萧辰随即收敛心神,专心吸收。

    玲珑抽空抬起头,看到萧辰周围灵气疯狂涌入其体内的画面,也是忍不住暗暗感叹起来。

    看来,自己之后恐怕真能靠这个小地方出身的小子完成复生……

    时间飞速流逝,很快就到了第七天。

    萧辰体内的灵气虽然无时无刻不在飞快上涨,但他始终没有突破到凝丹境九阶。

    毕竟他才突破八阶不久,而且单靠纯粹的*,是很难破阶的。

    但经过了这么久的灵气塔*,他体内的灵气倒是凝实了不少。

    之前因为升阶太快,有些虚浮的根基也彻底稳固下来。

    他表面上虽然没有破阶,但实力也是提升了一大截,战力空前。

    “怎么样了,师傅?”

    在最后还有三个时辰的时候,萧辰睁开眼睛,看向角落里一脸愁容的玲珑,不禁开口问道。

    玲珑摸了摸自己雪白的下巴,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可以确定就在这地下,不过应该是在灵气塔内部的地下,我们这里只是在外围。”

    “你说的,应该是甲区吧!”萧辰皱着眉头说道。

    如果是甲区的话,那他现在也只有等到在外院大比胜出之后,才能去甲区一个月。

    “有一个月的时间话,应该就够找出那源符了。”玲珑抬起头来兴奋的对他说道。

    萧辰点点头,重新闭上眼睛,收敛心神,继续将最后三个时辰都用来吸纳之后,便走出了这灵气塔。

    “如今距离外院大比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可惜恐怕不能在此之前突破到九阶了。”萧辰无奈的说道。

    萧辰这话,若是让旁人听到,只怕会忍不住咋舌。

    入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竟然就想着将外院第一拉下马来!

    要知道按照五年的期限,如今外院前面的高手,至少都已经在学宫里修行了三四年的时光。

    甚至很多人都已经具备了冲击内院的能力,只是在等待机会而已。

    之后的日子里,萧辰便留在了学宫内,日夜苦修,同时巩固自己之前的灵气根基。

    在空闲的时候,萧辰则会请教玲珑,关于那套地境武技九劫惊雷指的*方法。

    当初他用出来,虽然威力也算惊人,但实际上还不够熟练,真正发挥出来的力量也就十之一二。

    武技等级一旦到达地境,即便*者天赋再高,都不是轻而易举可以融会贯通的。

    很多人甚至穷其一生都无法炼至大成境界。

    好在萧辰在学习武技方面的天赋极高,又有玲珑在旁讲解,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又加强了一些理解。

    当时,萧辰特意选择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作为目标,九劫惊雷指一击过去,正是第一式劫光初显。

    嘭!

    预料之中的爆炸声并未出现,仅仅是伴随一声轻微的声响,整块巨大岩石表面立刻龟裂开来,化为可怖的蛛网状。

    仅仅停顿了一刻,只听咔嚓一声,巨大岩石便四分五裂,瞬间崩塌,化为一堆只有指头大小的碎块。

    “这一下,炼气境三阶以下恐怕都扛不住了。”玲珑赞赏的点了点头,显然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萧辰则是摸着下巴,皱紧了眉头,脸上并无半点兴奋之色。

    这种程度的威力,他使用玄境上品的八荒六合掌也能达到。

    这一指的威力,也太配不上地境武技的名声。

    看来他还得再继续苦练一段时间,进一步将其融会贯通才行。

    这地境武技是一件大杀器,日后可以作为他的底牌之一。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留在这里也没有多大用处了。”

    萧辰手拿把掐,算着最后外院大比的日子。

    通常情况之下,至少都是入学宫三年的人,才会去参加外院大比争夺外院的名次,方有资格进入内院。

    很少有萧辰这么急的。

    刚进学院不到半年,就想着在外院大比中胜出。

    但萧辰偏偏等不了。

    无论是报仇还是救小月,都没有时间再让他拖下去。

    “萧兄,你不是要和洪飞阳对战了,我知道你的脾气,肯定是不会临场反悔的。”

    “这样吧,我这里有份家书,麻烦你给送回去,我可以让我父亲给你一些天材地宝,让你迅速提升实力。”

    丁子安某日来到萧辰房间中,拿出一封书信,一脸诚恳的对他说道。

    丁子安当然清楚萧辰有多么刻苦,眼见着比试的时间日益临近,他也不由得为他着急起来。

    “这怎么好意思,无功不受禄。”萧辰摆摆手就想要拒绝。

    “唉,你别急着拒绝啊!就当是我慧眼识英雄,想要结交你才给你送的。”

    丁子安赶紧说道:“不到半年的时间,从三阶升到八阶,你这个惊人的*速度,我已经写在书信里了。”

    “我父亲最喜好与青年俊彦交好,你去了之后,必然能得到不小的帮助。”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再说了,那洪飞阳为了让他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内院,这些年来倾注了大量的资源。”

    “尤其是最近,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机缘,据说已经是半步炼气境了。我可不想看到我唯一的同窗好友,成了废人。”

    听到丁子安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萧辰也不好继续再推辞,双手接过了书信。

    “我会把书信送到的。”

    林子安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在萧辰的尖头轻轻擂了一拳,豪气的说道:“哈哈,爽快!你要是不收的话,我反而要觉得你没拿我当兄弟了。“

    萧辰道谢之后,也不拖沓,便从小溪边找到了正在撒欢的神马浮云,迅速从正阳学宫下了山,朝着东阳郡的东部淮扬城而去。

    浮云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早已经展露出龙血神马的风韵,那叫一个高大威猛。

    而萧辰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之后,身上更多了几分沉稳之气。

    一身劲装的他骑在骏马之上,别有一番风姿。

    淮扬城作为崇元国东部大城,比之前萧家所在的地方要大上数倍。

    丁家在城中一家独大,俨然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比萧家有权势多了。

    萧辰跨上骏马下山之际,有事先守在正阳学宫门口,躲在暗处的几人,立刻转身回去报信。

    在通往淮扬城的路上,萧辰骑着浮云快速的经过一处名为羊角峡的峡谷。

    刚走过一半,突然对面有巨大的石块和树木堵住了去路。

    萧辰心中一惊。

    该不会是遇到山贼强盗之类的了吧?

    不过走近了,他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几人都格外面熟。

    很快,一个中年男子从后面露出了身影。

    萧辰看到此人之后,眼神瞬间冰冷下来。

    “萧辰少主,好久不见。”

    中年男子眼神之中掺杂着一丝惊诧的神情,表面装作淡然的说道。

    萧辰看着几人,并没有说话。

    为首的赫然是萧家二长老,萧德浩。

    “没想到,您被废了灵台,非但没死,竟然还入了正阳学宫。”萧德浩双眼直直的看着萧辰,冷声说道。

    “竟然追到这里来了,倒是幸苦二长老……哦不,现在应该在萧天罡的提携下,荣升大长老了吧?真是可喜可贺啊!”

    萧辰看了此人一眼,嘲讽的说道。

    这二长老,当初在自己爷爷面前如何的卑躬屈膝,后面在萧辰失势时就如何的飞扬跋扈。

    “不幸苦不辛苦!杀了你,我们萧家往后就能安稳,靠着萧宏飞少爷壮大我萧家了。”萧德浩声音冰冷的说道。

    “可惜你恐怕看不到那一天呢!”

    听到这话,萧辰眼角微微一抽,脸上透露出一丝怒意。

    话音落下,他已然从浮云身上长身而起,一朝追云逐月,身体化作一道虚影朝着那萧德浩疾驰而去。

    同时,右掌抬起,缕缕劲风附于其上,如同实质一般。

    见状,萧德浩不由得脸色骤变。

    刚才见面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萧辰身上气息的不凡。

    现在看着如此迅猛的身法以及恐怖的掌力,顿时就感受到一丝致命的威胁。

    要知道,他可是凝丹境八阶的高手。

    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明明已经被夺走了灵台的萧辰,何以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震山拳!”

    伴随着一声怒吼,萧德浩仓促之间,催动了全部的力量毫无保留的一拳朝着萧辰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