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答应李不为这个要求,确实有冒险的成分。

    同时,他也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毕竟是擂台之上,讲究一个点到即止。

    眼下大家只是同门之间的切磋而已,还是当着学宫祭酒大人的面,李凤瑶就算再强,也不至于痛下死手。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练手的绝佳的机会。

    众目睽睽之下,源符是肯定不能用的。

    李不为的境界比他高太多,若是一不小心被他看出端倪来就麻烦了。

    “你准备好了?”李凤瑶沉声问道。

    在萧辰点头之后,李凤瑶随即双手缓缓抬起,强悍灵气汇聚于其上,一步猛踏了过去。

    玄境中品掌法,赤虹掌!

    虽然李凤瑶说过不留情,但对付一个炼气境二阶的新人,杀鸡焉用牛刀,自觉玄境掌法就已经足够。

    望着这朝着自己胸口悍然砸过来一掌,萧辰目光一凛,没有丝毫的怠慢。

    顷刻之间,体内灵气疯狂上涌,汇聚于掌上,果断的迎了过去。

    地境下品掌法,八荒六合掌第三式,惊涛四起!

    嘭!

    在两人的掌力相撞的一瞬间,体内的灵气暴涌而出,在掌间激烈碰撞,迸溅出耀眼的光芒。

    随后,两个人的身形同时后退。

    不过,李凤瑶明显要比萧辰的表现更加轻松一些。

    虽然这第一次碰撞未分轩轾,跟平手无异,也足以让众人感到惊讶。

    大家都在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萧辰。

    足足五阶的差距,打成这样,哪怕李凤瑶有所保留,与之对战的萧辰也绝对称得上一句天赋异禀了。

    “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士!你有这么大的名声,不是浪得虚名啊!那接下来你可要小心了。”

    李凤瑶的眼神之中,同样是闪过了一丝惊诧。

    作为当事人的她,感觉最为深刻。

    萧辰体内的灵力实在是太雄厚了。

    感觉根本就不像是炼气境二阶那么简单。

    这同时也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她也想看一看,这位以外院第一身份进入内院的师弟,究竟有着怎样的底蕴?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浑身上下灵气涌动,手上的力道骤然间加大。

    萧辰目光一凛,催动九霄凌云步,避实就虚,眨眼之间便已经接下三招。

    第五招了?

    张恺之瞪大了眼睛,简直被震惊到了。

    半晌他才说道:“祭酒大人,说不定,你今天不想收,也得收他了。”

    李不为薅了薅自己所剩不多的头发,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复杂。

    他都没有想到,有人能够在五阶的巨大差距下,能够如此轻松的走过四招!

    看来,哪怕自己对这小子已经足够重视了,但似乎还是有些小看了他。

    这份天赋,与崇元国第一流的天才比起来也丝毫不差了。

    擂台之上的李凤瑶,看到李不为投来的眼神,随即目光一厉,双腿灵气汇聚,涌现出滂湃的灵气,闪电般的挥了出去,与之前相比,完全不一样。

    地境下品武技,巨象摧山腿!

    这是李凤瑶家传的看家武技。

    也是凭此家传绝学,她才能以炼气境七阶的实力,硬生生挤进内院前十。

    这一腿法威力巨大,全力施展开来,炼气境八阶若没有相当的武技对抗,也需避其锋芒。

    萧辰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终于有了一丝沉重。

    纯粹以自身力量越五阶挑战对手,差不多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眼下,这个差距达到六阶,已然有了相当的压力。

    不过此刻在萧辰的心中,更多的则是兴奋。

    他口中一声断喝,脚步一踏,背后幻化出双翼,腾空了一段距离,再次将攻击躲了过去。

    飞行武技,武王翼!

    这飞行武技极为罕见,又很难练成,众人再次被萧辰的底蕴给震惊了一遍。

    “你就只会躲吗?”

    被躲过第五招的李凤瑶,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惊异,但随即俏脸之上又浮现出一丝怒意。

    气愤之余,竟然还没稳住身形,就急着跃上半空,顺势连踢出去。

    这几下,颇有气急败坏的意味,都被熟悉了她战法的萧辰轻松躲了过去。

    最后三招,李凤瑶直接倾尽全身灵气,准备以境界压人,顷刻之间将萧辰周身都笼罩在其中。

    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就连半空中灵气流动的速度,都变缓了许多。

    时机一熟,她口中娇斥一声,再次劈出一腿。

    “万道龙皇拳!”

    萧辰不敢大意,直接使出了自己最强悍的一招,悍然砸了过去。

    两者对碰,发出一阵闷雷般的声响。

    随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下,萧辰与李凤瑶两个人同时倒退了七八步。

    二人都微微佝偻着身躯,大口喘着粗气,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望着擂台之上的情形,台下,沉寂了足足三秒。

    旋即,*倒吸凉气的声音犹如抽风般的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在了此刻。

    李凤瑶在意识到自己毫无保留的情况之下,仍然未能击败萧辰,甚至没有讨到半点好处,心下惊愕的同时,也让她倍感羞愤。

    狠狠一跺脚,整个人长身而起,愤懑的下台自行离开了。

    萧辰想要去拦一下,说十招还没比完,不过看到其怒气冲冲的背影之后,随即停止了动作。

    萧辰微微摇了摇头,朝着对面的李不为无奈的摊了摊手:“祭酒大人,这样可能算作数?”

    李不为神情闪过一丝尴尬。

    自己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许下了诺言,作为学宫祭酒,根本不可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反悔。

    “你跟我来吧!”李不为微笑着朝着萧辰招了招手。

    闻言,萧辰立刻跳下擂台,兴冲冲的跟着李不为走向那边的建筑。

    那些院生们,无不露出羡慕的神情。

    李不为可是崇元帝国前十的高手,无数人想拜他为师,都被拒之门外。

    更为重要的是,这可是五大学宫之一的执掌者。

    做他的弟子,且不说未来能够得到多少*资源,单是在整个国家的地位就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李不为的人脉,足以让他的弟子在崇元国的任何地方都能够得到巨大的帮助。

    “祭酒大人,现在可以收我为徒了吧?”房之中,萧辰问道。

    李不为眼睛转了转,似乎有些犹豫。

    张恺之一看顿时有些急了,以为他想要反悔,赶紧在一旁劝道:“祭酒大人,小辰他天赋很强,你又当众答应了,不收恐怕说不过去吧?”

    李不为突然叹了一口气:“我有原因,不能收徒。不过,你可以当个我的记名弟子,如何?”

    “好。”

    萧辰干脆利落道。

    记名弟子,是师徒身份中,最见外的身份。

    按照规矩,要交束脩然后*才会教。

    甚至可以说算不上徒弟。

    传授者是不可能将真才实学教给记名弟子的。

    不过,萧辰并不在意这些。

    他本来就不是为了学东西来的,只是为了借助这个身份解决之后的麻烦。

    老实说,萧辰并不希望跟李不为走得太近。

    眼前这个老头子深不可测,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看出他身上的秘密。

    到时候终究是一个麻烦。

    反倒是记名弟子这种身份刚刚好。

    见此情形,倒是让李不为愣了一下。

    正常情况下,这少年不应该跪在地上求爹爹告奶奶的,要自己收他为徒吗?

    怎么说,他李某人也是五大学宫之一的祭酒,崇元帝国排名前十的存在。

    傍上他,今后必然会飞黄腾达。

    “也罢,毕竟是我有言在先,你虽然是记名弟子,但我仍然将除了家传的地境武技之外,所有能教的都教给你。”李不为慷慨道。

    “既然恩师为难,那倒用不着。”萧辰淡然说道。

    “哦,那你要什么?”李不为一愣,诧异的看着萧辰。

    虽然自己说不教地境武技,但玄境武技,甚至是准地境武技少说有将近百种,完全够萧辰研习。

    “我今后若是有仇人上门,还请庇佑我一阵就行。”萧辰开门见山的说道。

    李不为挑了挑眉头,笑呵呵的说道:“呵呵,原来你小子是闯祸了!说说吧,你的仇家是谁?”

    “崇元学宫祭酒。”萧辰如实说道。

    李不为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随后嘴角抽了抽,许久之后才说道:“你小子怎么不去惹皇帝?张百风打算什么时候来取你的小命?”

    张百风正是崇元学宫祭酒。

    “约莫这个月之内。”萧辰思索了一下道。

    他准备将此事办完之后,便前往萧家复仇。

    杀死萧天罡并不难,但他不可能杀了萧家所有人。

    更何况,其中还有他的亲戚。

    自己灭了自己的家族,萧辰可做不到。

    萧天罡一死,很快就会有人去给崇元学宫的萧宏飞报信。

    大概三四天的时间,就会有人来追杀他。

    自己届时只需要能够躲入到这正阳学宫来,由李不为弟子这个身份作为庇护,就能平安无事。

    李不为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意思就是这件事他这个做老师的担下来了,甚至都没有问缘由。

    这倒是让萧辰更加高看一眼。

    看来拜李不为为师,还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

    恭恭敬敬的拜师之后,萧辰与张恺之一齐走了出来。

    将张恺之送出内院之后,萧辰径直走出学宫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