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李凤瑶背后跟着的护卫,宇文飘雪忽然打趣道:“李师妹,你就这么担心萧辰,怕柳江再次追上来么?”

    心思被拆穿的李凤瑶,脸色一僵,不禁脸颊微烫,所幸没有脸红。

    稍微平复了一下,她用日常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他是我父亲的徒弟,不能让他死在我眼前,否则没法交代。”

    “李师妹,你这话说的,现在咱师弟不是没事了啊,怎么还不放心离开呢?”南宫棋天生性格幽默,故意开起了玩笑。

    被两个人轮番揶揄,李凤瑶脸上有些渐渐挂不住了,微微蹙起眉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多谢几位救命之恩,大恩大德,萧辰永世不忘。”

    这时,萧辰忽然拱手说道。

    李凤瑶见萧辰给自己解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中还是很感激的。

    “怎么还这么见外,咱们同门,可以比作亲兄弟,这可是祭酒大人说的话。”南宫棋爽快的说道。

    “师弟,柳浩没死,但他可能会对你记恨在心,你今后可要小心于他。”宇文飘雪终归是女子,心思细腻一些,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萧辰点点头。

    他自然也想到这件事。

    不过,柳浩现在就算没死,也是重伤。

    恐怕在内院的比拼之前,都不会再是什么麻烦。

    几人回到学宫之中,萧辰顺便看了一眼灵气塔,里面的土灵之气还算充足,不至于被人发现。

    在离开正阳学宫之前,他得时刻注意这里面的土灵之气不会枯竭。

    不然,如此重要的东西出问题,李不为必然会派人将整个学宫都搜查一遍。

    之后,萧辰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关好了门窗,清点一下自己的物品。

    他先用神识扫视了一遍黑玉扳指。

    里面摆放着一百株左右的玄境灵草,不少都属于上品,都是在七幻秘境之中所得。

    除了这些,本来他应该还有两百斤的万年灵髓,现在也只剩下了一百多斤。

    当初在秘境之中,为了阻挡赤血猿猴,为了给炼灵傀补充足够的力量,消耗了足足四十斤。

    这一切换来的,仅仅只是让其打了两拳。

    不过,这倒也并不让萧辰太心疼。

    毕竟,他已经用了许多的万年灵髓,其对他灵气境界增长,用处已经不是很大了。

    剩下的这些,就算被全部用掉,他也不会过于心疼。

    除此之外,就是炼灵傀静静的躺在黑玉扳指之中。

    其充能完成后,能够发挥出相当于化灵境三阶的全力一拳。

    不过消耗极大。

    不到万不得已,萧辰绝不会贸然使用。

    最后一件宝贝,那就是那件断枪,地境下品灵器。

    如果不是这件灵器到手,那他这一次去秘境,可真就是亏到姥姥家了。

    当然,要是能真按照玲珑所说,修补完成之后,达到地境上品的品质,那倒是赚大发了。

    萧辰心念一动,将这断枪拿出来,握在手中,仔细的上下观察了一遍。

    二十寸左右,寒光凌冽。

    从枪身中,冒出一股极为血腥的煞气,直冲萧辰的心头。

    “好强!”

    萧辰忍不住说道。

    不愧本身是地境上品灵器。

    这么强的灵气,萧辰除了自己的两件神器之外,就再也没见过了。

    地境中品的灵器,在整个崇远王朝,都没听说过有一把。

    更别说这地境上品了。

    “以后,要是有不方便使用源符的地方,就能有一把灵器勉强凑合用了。”萧辰握着这杆断枪,喃喃自语。

    若是让旁人听到这话,只怕是要骂街了。

    一件地境灵器,竟然被说成凑合用!

    “是啊,勉强能用就行。”玲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

    此后,萧辰每日的*之余,在武技方面,照旧主练拳法,但会抽空练习一阵枪法。

    日子就这样如流水一般过去了数月,萧辰每天靠着源符,再加上黑玉扳指之中的上百株灵草,以极快的速度提升着境界。

    三个月的时间之内,炼气境五阶的萧辰,已经完成了六次突破。

    其中吸收赤血猿猴的灵核时,滂湃的能量,更是直接就让其突破了两次。

    在此期间,萧辰在高强度的练习之下,偶尔会出去四处看看其余人的比武。

    自从他上一次跟范力比武获胜之后,整个内院都传遍了萧辰的名声。

    许多人在看见他路过之后,都会热烈的讨论起来。

    萧辰摸了摸鼻子。

    看来,自己在内院也出名了。

    如今的内院当中,那些与他为敌的人都安分了下来。

    范家从下到上的三个人,全被萧辰打得服服帖帖的,再也没折腾过。

    柳浩此刻应该还在治疗,连学宫都没能来,更别提找他麻烦。

    当萧辰某日照例来练武场观摩比武的时候,背后却是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

    “萧辰兄弟是吧,能不能切磋一番?”

    听到这个声音,萧辰随即转过头看了一眼。

    他不由得微微一愣,这是一个相当陌生的面孔。

    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面容俊朗的青年,衣着朴素却干净,脸上有着一种莫名的贵气,与常人不同。

    “你是?”萧辰有些迟疑的问道。

    “内院第五,季云。”

    男子不失礼貌的拱了拱手,淡然说道。

    听到这话,萧辰方才微微有了一些兴趣。

    正好,他练了几个月的枪法,刚好想找个人练练手。

    跟他同阶,或者只高一两阶的,萧辰都没有兴趣。

    由于九龙灵台的缘故,他与同阶作战,天然就有优势,没有办法让他看出自己的真正水平。

    见萧辰没有立即回答,季云随即说道:“我知道阁下的习惯,这里有株玄境上品的灵草,只要咱们切磋一下,就赠送给阁下了。”

    萧辰无奈的笑了笑,随即点点头。

    看来自己之前一直跟对手比武时对赌,让别人产生了一些误解。

    如今的他,对于玄境灵草并不缺,黑玉扳指中有一大堆都吸收不完,但毕竟是宝贝,再多一个也不嫌多。

    不过既然误会已成,他也懒得解释。

    既然是同门切磋,有点彩头,也是不错的。

    “那就上台练练吧!”季云淡淡一笑,然后很气的指着空闲擂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态。

    萧辰随即脚步一踏,一招平步青云,长身而起,稳稳落到了擂台之上。

    萧辰一上台,台下零零散散的其余人,都很快的簇拥了过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显露出十分感兴趣的模样。

    他们都是闻着萧辰的名声赶过来的。

    萧辰的名字,在内院可不得了。

    一年入门,就能杀到外院第一,进入内院。

    他们这些人,都是从外院升到内院来的,更能体会知道其中的艰辛,也更能真切的感受到萧辰的天赋之恐怖。

    尤其是之前,萧辰当众越三阶胜过了范力,更是让亲眼看到的人差点惊掉下巴。

    回去之后便到处传播,只差没把萧辰吹成妖孽下凡。

    “萧辰,出全力打啊!”

    “就是,萧辰师弟,让我们见识下你的真正实力!”

    “萧辰师弟,我可是买你赢的。”

    ……

    擂台两边的人还没有上场,台下众人已经先激动了起来,直接振臂高呼。

    萧辰倒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围观者,为自己呐喊的,不由得有了一种新鲜感。

    唰!

    下一刻,一道黑影闪过,季云的身形随即落在了擂台之上。

    他拍了拍身上或许并不存在的灰尘,抖了抖衣衫,气的朝着萧辰摊开手。

    见到萧辰的对手之后,擂台的众人忽然又引发了一阵骚动。

    “是季云。”

    “咱们内院第五啊!”

    “我看萧辰恐怕有点悬了。”

    “肯定的,季云早就是九阶了,萧辰必然赢不了他。”

    “我看未必,萧辰他不是一直都打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战况么。或许这一次还能创造奇迹!”

    此话刚一出口,就遭到众人的嘲讽。

    “你还真以为赢一个水货范力,就真能赢过排行榜货真价实的前十?!若真是如此,那咱们这内院的排名也太水了吧?”

    “说的没错!萧辰再强,能胜过超他这么多阶的?!”

    “反正我觉得这次萧辰肯定不行了。就看他能够在季云手上坚持几招……”

    众人的嘲讽,无外乎是唱衰萧辰的。

    毕竟,季云的实力摆在那里,排名也足够高。

    渐渐的,这种声音多了起来,几乎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没有人愿意说出来。

    恐怕大家都在心底有些畏惧萧辰的天赋……

    “就是,我觉得萧辰肯定输,有没有人要赌钱的,可以来押季云。”人群之中,响起一个男子声音。

    众人转头望过去,看见是南宫棋后,都眼观鼻鼻观心,完全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

    上次萧辰和范力打的时候,他们就被南宫棋坑过一次,这次没人敢去赌了。

    似乎这正气门的师兄弟,又是在联手坑人了。

    见到众人闭上了嘴,南宫棋摸了摸鼻子,收敛了刚才淡然的神情,抬头看向台上,破天荒的露出一丝凝重。

    刚才他只是习惯过嘴瘾。

    说实话,这一次别人要是真来他这里压钱,他未必敢接。

    季云这个人,他还算熟悉,天赋极高,*和武技都非常上乘,曾经也越阶赢过对手,算是天才一列的人。

    萧辰越四阶对上他,依照南宫棋来看,基本上没什么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