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愣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

    一个个看向萧辰的目光之中,早已经没有了轻视,只剩下满腔的崇敬。

    能够越三阶挑战对手并获胜的人,那至少都是千里挑一的天才。

    关键是萧辰看起来如此轻松,全然是一副未尽全力的样子,那就更让人感到震惊了。

    说不定这位还真有能力战胜炼气境九阶的柳澜!

    “怎么样,诸位,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放心吧!有我师弟,这一次,那矿山必然是我们南宫家的。”南宫棋大声说道。

    他的声音极大,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声音,严厉的眼神扫视了一遍在场所有人。

    南宫棋原本是不想做出一副少族长强硬态度的。

    因为他知道,一定会引起人们的反感。

    但是,他身为族长的父亲南宫落方才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告诫他,现在他不得不这么做。

    自己被行刺,家族之中一定出了内鬼。

    这个时候,就需要他们俩父子来将家族重新凝聚起来。

    果不其然,这番话说出去之后,刚才还在纷扰的众多族人,都纷纷的闭上了嘴。

    南宫棋见效果不错,心中一喜,有些感激的看了萧辰一眼。

    毕竟这一次,萧辰为他树立威严起了不小的作用。

    当然,萧辰的实力,也确实能够随时达到惊人的效果。

    “既然如此,后天的矿脉之争,那就确定由这位正阳学宫的萧辰贤侄代表南宫家前去。你们谁还有异议?”

    南宫落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戒指,然后站出来沉声说道。

    家族的这一代二十岁以下的人中,也就南宫画最强。

    他都已经落败,其他人自然不会再去触霉头,都乖乖闭上了嘴巴。

    更何况,萧辰所展示出来的实力,也确实让他们震撼不已。

    同时,也有一些期盼。

    那灵晶矿脉,无疑是一块极大的肥肉。

    但是最近六年,他们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柳家从中得益,早就已经眼红无比了。

    而且此消彼长,随着柳家借助灵晶矿脉不断壮大,南宫家正在不断落入下风。

    如果再给他们几年的时间,指不定就能彻底压南宫家一头。

    到那个时候,南宫家再想反抗就已经来不及了。

    说不定,这一次萧辰真的能够帮他们拿回这座矿脉的拥有权。

    “既然没有异议,此事就这么定下了。我会全权处理,诸位族人都散了罢。”南宫落挥手说道。

    听到这话,周围围观的许多人也都徐徐散去,不少人都是成群结队,走的时候还在兴奋的讨论着。

    他们所讨论的人,自然就是刚才大放异彩的萧辰。

    甚至还有几个大胆的年轻女子,朝萧辰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实际上,这些南宫家的嫡系女儿们根本没必要避讳。

    像萧辰这样的年轻才俊,若是谁能够得其青睐,家族定然会极力促成。

    毕竟想要网罗人才,联姻无疑是一种极好的手段。

    “师弟,你可是帮我大大的长了一回脸啊!”南宫棋走过来笑着说道。

    “小事而已。”萧辰淡淡一笑,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这时,南宫落走了过来,热络的拍了拍萧辰的肩膀说道:“贤侄,咱们南宫家这一回,可就全靠你了。只能请你后天幸苦一下,事成之后,南宫家会好生感谢你的。”

    “前辈言重了。”萧辰抱拳道。

    “哈哈,你若是需要什么*资源,大可以跟棋儿说。咱们南宫家只要是有的,都给贤侄送过来。我还有族中大小事物处理,就暂且失陪了。”

    南宫落说完之后,在萧辰两个人的相送下离开了。

    之后,在南宫棋的张罗之下,萧辰也被安排到了一处僻静的厢房。

    南宫棋离开之后不久,便有人敲门。

    萧辰过去打开,看见是一个婢女,正端着一个托盘。

    上面放着玄境上品的风行草,是一种对*极为有益的灵草。

    “萧辰少爷,这是家主送给您*用的。”那婢女娇滴滴的说道。

    “帮我多谢南宫家主。”萧辰点点头,接过来之后,便直接关上大门,将那还在暗送秋波的婢女直接挡在了外面。

    之后,萧辰便直接将这灵草吸收了起来。

    半晌之后,随着经脉中灵气奔腾,又完成了一次突破。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门口竟然又来了送灵草的下人。

    之后,每隔一个时辰,便有人来敲门。

    到了晚上,一共送了四五株玄境上品的灵草。

    南宫家也不愧是大家族,对待人都是如此大方。

    萧辰依靠九龙灵台,将这些灵草尽数吸收。

    海量的灵气吸纳之后,已经完成了第八次突破,处于炼气境六阶巅峰。

    只差最后一次,就能彻底突破到炼气境七阶。

    吸收完后,萧辰并没有着急想要突破最后一次,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来。

    他刚准备放松一下,窗户外面传来了一声极细微的脚步声。

    “是谁在外面?”

    萧辰收敛灵气,走到院落之中,扫视了一遍安静的庭院,冷声说道。

    唰唰唰!

    很快,从阴影中,极快的冲出来了三个黑衣人,上前来将萧辰团团围住。

    距离太近,萧辰只是扫视了一眼,随后便看出了三人的境界。

    炼气境九阶,身上还有邪修独有的邪气。

    “竟然会有邪修要暗杀我?”萧辰愣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

    对于这几个人,他倒是一点不惧。

    只不过心中很是困惑。

    如果是南宫棋,未来南宫家的家主,或许还有一些刺杀价值。

    但他萧辰纯粹就是孑然一身,没有理由来暗杀他。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三个人齐齐冲杀过来。

    同时,三人砸过来的拳头之上,邪气凛然。

    萧辰略微后退一步,随后便右手一挥,源符出现在手中,轻响过后,几道火团从中飞出,迅速冲向三个邪修。

    那炙热气息扑面而来,蒙面的邪修们心中一惊,连忙转化了进攻姿态,往旁边避让。

    其中有一人躲避不及,被火灵之气击中了手臂。

    “啊啊啊……”

    那人随即撕心裂肺的哀嚎起来,拼命的想要扑灭这火焰,却怎么也不能阻止其焚烧的势头。

    其他两个同伴,不禁回头看了一眼他,纷纷皱起眉头。

    不就是一团火,怎么如此惨叫?

    不怕召来附近护卫?!

    “万道龙皇拳!”

    在邪修的背后,萧辰的声音猛然响起。

    随后,一拳夹杂着强悍力道,如同雷霆一般砸来,两个人心中一惊,连忙联手想要阻挡。

    嘭!

    这一拳砸在两个人的身上,随着一声巨响,两个人旋即往后面倒去。

    两双眼睛之中,是同样的骇然神情。

    “就三个炼气境九阶,就想杀我,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吧?”萧辰淡淡的说道。

    那两个邪修也没有料到萧辰竟然会这么强。

    他们想要运送人手进南宫家之中,十分的麻烦。

    尤其是化灵境,根本不方便在南宫落的眼皮底下,潜伏进来。

    更何况,在表面上看来,萧辰只不过是一个炼气境六阶。

    他们派出三个炼气境九阶,已经是对萧辰极大的重视了。

    不过,事实证明,这些还不够。

    “土灵之气。”

    萧辰猛地一拍地面,源符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

    随后,那些邪修的脚下,便突兀的冲出来许多*游丝,极为诡异的穿进皮肉,绞住了他们的经脉。

    三个人一时之间,都被源符所缠住,没有空闲去管萧辰,手忙脚乱,浑身破绽大开。

    萧辰见状,上前准备趁机动手。

    就在此刻,院落大门忽然被人撞开,一群身穿南宫家护卫服饰的人走了进来,将这个三人拦住。

    那领队上前来,朝着萧辰拱手说道:“萧辰少爷,抱歉让您受惊了,这些小贼我们马上带回去审问。”

    说罢,还不待萧辰开口,就招呼手下押着三个邪修走出门去,极快的消失在了拐角处,留下一脸茫然的萧辰。

    “他们是一伙的。”玲珑忽然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萧辰脸上的困惑顿时烟消云散。

    他同样想通了一些细节。

    “这些人进来之时,见到邪修,没有丝毫的惊讶神情,一看就是事先知道。”

    “而且他们是专程在邪修露出颓势的时候,冲进来把他们接走,恐怕,是害怕你抓住他们。”

    玲珑这边则是飞快的解释道。

    萧辰皱起眉头,飞快的思索起来。

    如此看来,南宫家的内部已经出了问题。

    “你今天帮南宫棋出了风头,可能遭人嫉恨了吧!”玲珑总结道。

    萧辰直接走出了院落前去寻找南宫棋。

    找到南宫棋所在的院落,敲门之后,由下人过来打开房门。

    在下人通报之后,南宫棋从房间走出来,看向萧辰,困惑道:“师弟,你怎么来了?”

    萧辰随即将方才的事情,跟南宫棋说了一遍。

    南宫棋听完之后神情分外凝重,随即问道:“师弟,你见到的这个领队,他长什么样子?”

    “四十岁左右的男子,长得络腮胡子,眼睛很小。”萧辰稍微回忆了一下,说出了几个特征。

    对方离开得很快,似乎是不想让萧辰看见他的模样。

    不过萧辰记忆力惊人,只看了一眼便准确的记下了对方的相貌。

    “他好像是大长老的手下。”南宫棋眉头皱的更紧,沉吟道。

    萧辰点点头。

    果不其然,跟他所预料的一样。

    看来自己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大长老的眼中钉。

    同时也间接证明了,恐怕之前对他们三人出手的幕后黑手也很可能是南宫家的大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