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兄,有件事需要请你帮忙。”萧辰打定主意之后便立即说道。

    “萧辰兄弟,但说无妨,我能帮的话绝不推辞。”季风连忙表明了态度。

    实际上,对于萧辰的天赋,哪怕是眼界极高的季风亦是青眼相加。

    他早就想要与之结交一二。

    难得萧辰有事相求,他当然不会轻易拒绝。

    当萧辰将季风俩人带到宇文昌的房间之后,宇文飘雪看了一下,不禁满脸困惑。

    萧辰赶紧解释道:“倘若我回去找祭酒,时间可能来不及。路上恰巧遇见了季兄,就请他来帮忙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萧辰并未说明。

    季风大概不是本郡之人,萧辰认为他应当不会插手三大家族的事情,是以才敢将人带过来。

    大概对季风背景有些猜想的宇文飘雪,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猛地点点头。

    虽然她亦会顾忌家族的安危,尽可能想办法保守秘密,但眼见自己的父亲快要不行了,她也就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在季风的示意下,旁边的随从立即点了点头走上前去,伸出一只手,覆盖在宇文昌的额头之上,神识顿时扫视其全身。

    “从玉泉穴开始,用灵力祛除里面的邪气,然后是气海穴……”玲珑开口说道。

    萧辰听见之后,愣了一下,随即照着玲珑所说念出声来。

    那名随从一开始还愁眉紧闭,但是下一刻,便眼前一亮。

    他满是惊讶的看了一眼萧辰,随即收敛心神,开始按照萧辰所说的方式驱动灵力。

    随后,他果然发现了其中淤积的毒气。

    根本不敢迟疑,他微微凝神,运起灵力将这些穴位之中的毒气一一清理干净。

    一刻钟之后,季风的随从已经按照萧辰所说做完了一遍。

    当最后的动作完成时,宇文昌身体猛然一颤,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黑血。

    几人一看,便知道是积蓄在内腑之中的淤血。

    能够将其逼出,宇文昌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一大截。

    宇文飘雪顿时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一旁的季风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随即二人都将目光落在了萧辰的身上,眼神之中带着一抹震惊之色。

    实际上,他们心底的震惊还比不上那个化灵境的随从。

    只有他才知道,刚才萧辰的指点意味着什么。

    只是他实在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明只有炼气境八阶,偏偏对于文昌身体之中的情况了如指掌。

    “吃一些补气的灵草,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不必担心。”萧辰此刻已经通过玲珑知晓了宇文昌的具体情况,看到众人的眼神,干脆来个视而不见,微笑着对宇文飘雪安慰道。

    宇文飘雪眼神复杂的点了点头。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父亲宇文昌在吐完淤血之后,体内的气息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虽然灵力尚未恢复,但只要身体的机能能够恢复过来,便是一个好兆头。

    眼下只要再等一等,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能彻底放下心来了。

    “多谢几位!如果不嫌弃,不如在宇文家暂住几日。等家父身体恢复之后,也好当面重谢几位。”宇文飘雪诚恳的说道。

    听到这话,季风微微摇晃了一下手中折扇,忽然转头看向萧辰,问道:“萧兄弟,你会留在此处么?”

    “这个自然。”萧辰点点头,微笑着回答道。

    当初宇文飘雪没少帮过自己,现在对方遇上事情,他又如何能袖手旁观。

    “那行,我也留下,就叨扰宇文小姐了。”季风一拍折扇,满面春风的说道。

    闻言,宇文飘雪笑着点了点头。

    由于季风的身份特殊,能够留他在此暂住,一方面能够震慑宵小,另一方面对于宇文家的声望提升,也必然有所增强。

    若是能够借此获得他的友谊,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想到这里,宇文飘雪又忍不住深深的看了一眼萧辰。

    她当然能够感觉得出来,季风对于萧辰的重视。

    看来这件事情还得落在这位小师弟的身上……

    “不过,我有个条件,能否将我安排在萧兄弟隔壁的厢房?”季风突然说道。

    这话听得萧辰忍不住脸皮抽了抽。

    干嘛要住在自己隔壁?

    而且这家伙的言行,似乎有点女性化……

    突然之间,萧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家伙该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别误会,在下只是想方便与萧辰兄弟切磋比武而已。上一次,与萧兄弟的比武切磋,让我受益匪浅呐!”

    感受到萧辰奇怪的目光,季风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脸色微微一红,连忙解释道。

    众人继续等候了片刻之后,季风的随从突然对他点了点头,确认宇文昌已然脱离危险。

    宇文飘雪这下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我给你一个药方,照着给伯父喝下去,半个月之内,就能痊愈了。”

    萧辰走过来,将玲珑所说的药方用一张纸记了下来然后交给了她。

    宇文飘雪没有丝毫的疑虑,接过来之后立刻叫下人去准备。

    此刻,她看向萧辰的眼神之中,掺杂了敬重和感激之情。

    没想到,萧辰不仅在*上异于常人,竟然还拥有此等手段。

    与此同时,她对于萧辰的感激之情,已然深深的记在心底。

    众人又停留了一段时间,等到宇文昌服下熬制的汤药,面容恢复血色苏醒过来之后,方才跟他打了一声招呼,去往宇文飘雪安排的住所。

    在路上,萧辰与季风并排而行。

    季风显得极为兴奋,笑着说道:“萧兄竟然这么快就晋升到了八阶了?”

    “嗯,侥幸而已。”萧辰淡淡的说道。

    这个*速度,在整个崇元国都算得上第一流了,难怪季风会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他随后便迫不及待的来了一句:“那不如,咱们现在练练,如何?”

    萧辰似乎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直接就答应下来。

    季风顿时喜出望外,两人随后便来到了房的院子之中,相对而立,摆开了架势。

    “来来,萧兄,让我看看你现在进步了多少。”季风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折扇一收,兴奋的说道。

    “好,咱们同门切磋,点到为止。”萧辰笑着来了一句。

    他刚刚突破到八阶不久,还不太清楚自己的实力。

    正好,季风是内院第五的强者,是一个极为不错的对手,可以试一试自己的真正实力。

    赢了他,那么就能确认,自己基本能在几个月之后的内院大比之中,踏入前五,前去参加不久之后的学宫大比。

    两个人在院子之中拉开架势准备一决高下的时候,那化灵境护卫,此刻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

    对于自家少爷的实力,他有着极大的自信。

    表面上来看,自己少爷虽然是内院排名第五,但那是刻意隐藏了一部分实力的。

    如果不用顾忌身份暴露,招来无妄之灾,全力爆发之下,未必不能和柳浩一战。

    “这一次,我用七成的实力,与萧辰兄弟对决,如何?”

    季风皱起眉头,认真思索了一阵,突然开口说道。

    上一次,他比萧辰高出数阶,便只出了五成力,结果却是不容乐观。

    这一次,面对已然是炼气境八阶的萧辰,他更是不敢托大。

    “只要你能够承受得住,我无妨。”萧辰平静的说道。

    “那就开始吧!”

    季风话音落下,体内灵气疯狂涌出,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这一次,境界上涨了许多的萧辰,对于季风的灵气感应更加清晰。

    他的灵气醇厚正统,蔚然大观,并不像是正阳学宫四大门之中的任何一门*,更像是高阶*所练就出来的。

    “你感应的没错,这小子*的*,是地阶*!”玲珑冷不丁的说道。

    萧辰瞳孔微微一缩。

    能够以地阶**的家族,整个崇元国可没有几个啊!

    下一刻,季风直接施展*,身形化作一道虚影,猛地窜了过来。

    与此同时,右手握拳,狠狠的朝着萧辰的面门砸了过来。

    萧辰见状,嘴角微微一勾,双脚猛然下沉,丹田之中爆发出一股强悍的能量,一拳迎了上去。

    砰然一声巨响之后,萧辰身形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季风却是硬生生的倒退了两三丈距离。

    见此情形,一旁观战的化灵境护卫,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震惊,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说自家少爷将实力压低了三成,但毕竟高出萧辰一阶,体魄就要强悍许多,岂会退如此之远!

    季风也是眼底闪过一丝迟疑,然后猛然抬起头,一言不发的再次挥拳冲向萧辰。

    二人顷刻之间,便已然对上了数十拳。

    强烈的灵气涟漪,使得整个院落之中顷刻之间狂风四起。

    就连一旁观战的化灵境护卫,都忍不住眼神微眯,露出一丝震撼之色。

    看来,他小瞧了这个叫萧辰的年轻人。

    其拳法之中所蕴含的拳理,哪怕是他也难以企及。

    一个小家族出生,却能够与各大势力的天才周旋,这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无怪乎自家少爷对其生出如此浓厚的兴趣。??